首页 > 沈玥许绍城 > 001 小三怀孕

沈玥许绍城 001 小三怀孕

    沈玥是在赵建恒的淘宝购物车里发现成堆的孕妇用品,才意识到他可能出轨的。

    早在赵建恒追她的时候,沈玥就向他坦白:她这辈子都不打算要孩子,是赵建恒说“不要就不要,二人世界更好”,沈玥才答应跟他在一起,最终步入婚姻的殿堂。

    所以这些东西,赵建恒肯定不是买给她的。

    沈玥想了想,赵建恒的所有亲戚朋友里,近期怀孕的,大概只有他的一个女下属梅冰。

    上次他们部门聚餐,她忘了带钥匙去找他拿,看见梅冰抚着自己微凸的腹坐在他身边,两人的姿态比起其他同事确实要亲昵一些。

    当时沈玥心里不大舒服,可见梅冰大大方方地与她打招呼,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

    她心念一动,又翻了赵建恒之前的订单。

    除了和购物车里如出一辙的孕妇用品,还有各种高端品牌的美妆和护肤品、以及一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梅冰那天带在身边的,就是这个手包。

    所有的线索都串在了一起,沈玥的头皮一阵阵发麻,像是被谁用力揪住了头发,胸口也堵得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而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存着一丝侥幸——万一……万一,这一切都只是碰巧呢?

    沈玥没急着找赵建恒对质。

    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五,按照惯例,他们部门又要组织聚餐。

    她给赵建恒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带家属。

    “今天我不想做饭。”

    她前两天患了感冒,今天病情加重,就请了假在家休息,赵建恒是知道的。

    “他们那些人闹得很,你来了头可能会更疼。”他说。

    沈玥不是没和他手底下那些人吃过饭,他们都挺有分寸,起码她去的那次,没觉得有多吵。

    他这反应,越发显得有鬼。

    “我就去吃个饭。”她说,“吃完就走。”

    赵建恒犹豫了片刻,说:“那好吧。”似乎很不情愿。

    沈玥的心沉了沉。

    **

    因在病中,沈玥的气色不怎么好。为了不落下风,她刻意化了个全妆,换上一条修身的连衣裙,踩着恨天高出了门。

    赵建恒他们聚餐的地方是一家火锅店,部门人多,订的是一间有两张大圆桌的包房。

    沈玥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落了座。

    没有任何意外的,梅冰又坐在赵建恒的身边。

    沈玥捏紧了包带,浅笑吟吟地走过去,手搭在赵建恒的肩膀上向大家问好:“好久不见啦~”

    她眼角的余光瞥到梅冰,发现她脸上的笑没了。

    赵建恒的表情同样僵硬。他拍了拍另一边留出来的空位,对沈玥说:“坐这儿。”

    沈玥把椅子往赵建恒那边挪了挪,才施施然坐下。她很自然地靠到他的身上,拉住了他的手。

    赵建恒下意识地想把手往回缩,却被沈玥牢牢按住。

    他低下头,皱着眉头声地埋怨:“别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沈玥在心中冷笑,面上却笑得清甜。

    “怕什么呀,咱们俩是正大光明的夫妻。”她似嗔非嗔地瞥一眼桌上的其他人,抬起两人相握的手,故意露出赵建恒的婚戒,问:“你们介意么?”

    “不介意不介意!”众人异口同声。

    只有梅冰,冷着一张脸,两只手揪着垂到腿上的桌布。

    **

    饭吃到中途,沈玥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梅冰在补妆。

    她面前的洗手台上,放着那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而她手里握着的那只ysl唇膏,沈玥在赵建恒的订单里也看到过同款。

    沈玥将手伸到水龙头下,闲聊一般地提起:“梅,你这包是香奈儿刚出的限量款吧?我之前也想买来着,可惜没抢到。”

    “是吗?”梅冰涂着唇膏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现出得意之色,“这包是我老公上找代购买的呢,加了不少钱。”

    老公?

    沈玥抿紧了唇。

    她抽了张纸出来,边揩着手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呀?我都没听建恒提起过呢,怎么这么快连孩子都有了?”

    梅冰眼神闪烁,然而与沈玥在镜子里对上视线后,倏地勾起一个明媚的笑来。

    “去年领的证,一直没摆酒,就没刻意跟同事说。”

    去年领的证?那是不是说明她和赵建恒去年就勾搭上了?

    沈玥又快要喘不上气来,心脏处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她佯装照镜子,用手撑住洗手台,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她们俩一块出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到包房,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不断有上菜的服务生在其间穿梭。

    她俩刚一出去,就看到一个服务生心翼翼地端着锅底,迎面向她们走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沈玥瞥见身旁的梅冰不知怎的脚下不稳,一个趔趄直直往她这边栽倒过来。

    沈玥与那服务生不过半米的距离,她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做出决定,加快脚步避过了与梅冰的碰撞。

    于是,梅冰撞到了服务生的身上。

    服务生手一抖,锅里的热汤全都泼了出来,浇了两人一身。

    “啊!”梅冰痛苦地尖叫。她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护住肚子。

    那服务生也没比她好到哪里。

    沈玥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来叫了救护车。

    他们这一下闹的动静很大,两边的包房里不时有人往外探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冰!”

    突然,赵建恒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响起,沈玥刚一转头,就看到他飞快地跑过来,抱起了地上的梅冰,丝毫不顾她身上的脏污。

    见到赵建恒,梅冰哭得越发放肆。

    “建恒……我好疼……”

    赵建恒怜惜地一下一下地啄着她的脸,轻声哄道:“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别害怕,啊。”

    他俩旁若无人的亲昵刺痛了沈玥的眼。

    她快步追上赵建恒,拉住他的胳膊,瞥了一眼梅冰,问:“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赵建恒有一瞬的心虚,却很快又因为梅冰的呻吟失去了应付沈玥的耐心。

    “等我把梅冰送到了医院再说。”

    他甩开沈玥的手,大步流星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沈玥在原地站了许久,等她从愤怒与难过之中抽离出来,才感觉到右脚的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

    她低头看去,发现脚踝红了一片,皮肤表面还有些许的油渍——应该是刚才热汤泼下来的时候,溅了一些到她的身上。

    ,u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