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 第526章:油腔滑调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第526章:油腔滑调

    以太子对后宫那些妃嫔的了解,她们从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娴妃特意邀请四个太子侧妃去赏花,肯定是别有用心。

    洛清寒不想让萧兮兮去面对那些勾心斗角,所以她不去最好。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娴妃不满,那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反正只要有他在,他就能护住萧兮兮。

    次日。

    景侧妃和白侧妃应邀去了娴妃居住的锦绣宫。

    而萧侧妃和李侧妃都没有去。

    萧侧妃是因为懒得动,李侧妃是因为不想出门被人笑话。

    李侧妃如今胖成了一个猪猪女孩,她自己平时待在金风殿里没觉得有什么,可要是出门的话,肯定会被别人笑话,她太清楚宫里那些女人的想法了。

    易地而处,要换成是她见到白侧妃忽然胖成一头猪,她肯定也会抓住机会狠狠嘲笑白侧妃的。

    所以她不想出门,她不能给白侧妃和景侧妃嘲笑自己的机会。

    娴妃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

    她见李侧妃和萧侧妃拒绝了自己的邀约,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很不高兴。

    景侧妃和白侧妃借着这个机会,说了不少关于李侧妃和萧侧妃的坏话,彻底败坏了她们在娴妃心里的印象。

    娴妃领着她们去逛园子,欣赏盛开的鲜花。

    她们边走边聊。

    娴妃笑着说起太后的寿宴。

    “皇上对这次寿宴非常看重,这次寿宴必须要好好操办,本宫和宁妃、惠妃商量过了,各宫都要出个节目,你们东宫也一样。

    东宫还没有太子妃,本宫只能跟你们四个侧妃商量,没想到李侧妃和萧侧妃都有事来不了,本宫只好将这件事情交给你们二人。

    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本宫的期待,一定要用心准备。

    若你们能在寿宴上得到太后的欢喜,以后的好处必定少不了你们的。”

    景侧妃和白侧妃颔首应下,表示一定会尽心办好这件事。

    等出了锦绣宫,景侧妃和白侧妃分别坐上各自的轿撵。

    两抬轿撵并肩前行。

    景侧妃微笑着说道:“关于寿宴上的节目,姐姐可有什么想法?”

    白侧妃柔柔地道:“我这脑子一向愚笨,像这种重要的事情,我实在是拿不定主意。”

    “姐姐过谦了,我听闻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棋艺堪称一绝,能拥有如此精湛棋艺的人,又怎么会是愚笨之人?”

    “妹妹莫要笑话我了,论起琴棋书画,你也是很厉害的。我记得上次中秋家宴的时候,你还当众谈了一曲古琴,那琴声绕梁三日,至今我都还记在心里,未能忘记呢。”

    经白侧妃这么一提醒,景侧妃立刻就想起了中秋家宴上那段跟萧兮兮合奏的黑历史。

    景侧妃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没想到姐姐还能记得那事儿,姐姐的记性可真好。”

    白侧妃轻柔一笑:“那么精彩的表演,我肯定终生难忘。”

    景侧妃不想说话了。

    两人的交谈就此终结。

    轿撵在路口分开,往不同的方向行去。

    ……

    赵贤快步走进明光宫。

    “启禀太子殿下,末将派人跟踪幽王的人不见了。”

    洛清寒放下手里的卷宗,皱眉问道:“什么叫做不见了?”

    赵贤如实回答:“那些人尾随幽王的车驾离开盛京,第二天他们就失去了踪迹,连同幽王的车驾也不见了,末将派人沿途搜寻,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洛清寒缓缓问道:“也就是说,幽王失踪了?”

    “是的。”

    为免洛云轩再出什么幺蛾子,洛清寒特意让人暗中盯着他,谁知道竟连跟踪他的人也不见了。

    眼下没人知道洛云轩去了哪里。

    洛清寒问道:“你觉得幽王是自己躲起来了?还是被人给绑走了?”

    赵贤:“末将不知。”

    洛清寒沉默不语。

    他垂下眼眸,看着面前摊开的卷宗。

    这是刑部送上来的卷宗,里面全部是关于血雨楼的资料。

    经过前段时间的严打,血雨楼内有不少杀手都被官府抓住了,其中甚至还有两个是血雨楼排行榜上的顶尖杀手。

    那两个杀手被送到刑部,有董明春亲自审问。

    董明春从他们口中挖出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当初花钱雇佣杀手行刺大皇子、并企图嫁祸给太子的人正是幽王洛云轩!

    有两个杀手作为人证,若能将此时捅出去,洛云轩就彻底完了。

    可还是晚了一步。

    洛云轩在这个关头忽然失踪不见了。

    即便洛清寒现在手里捏着罪证,但只要找不到洛云轩,就奈何不了他。

    洛清寒喃喃道:“太巧了。”

    赵贤不解:“什么太巧了?”

    “刑部刚拿到幽王买凶杀人的罪证,幽王就失踪不见了,实在是太巧了。”

    赵贤试着问道:“难道是幽王提前得知了刑部的动作,才故意躲起来的?”

    洛清寒:“不排除这个可能,你先回去吧,继续追查幽王的下落。”

    “喏。”

    趁着最近天气不错,萧兮兮让人在清歌殿的后院搭了个葡萄架。

    葡萄苗才刚刚种下去,还没长起来,所以就只有个光秃秃的架子,但这并不妨碍萧兮兮躲在架子下面睡懒觉。

    她在睡梦中畅想未来葡萄架子挂满葡萄的美好画面。

    她甚至忍不住在睡梦中流下了口水。

    等洛清寒来到清歌殿的时候,见到就是她睡觉睡得口水直流的傻样儿。

    他走过去捏住她的鼻子。

    萧兮兮被活生生憋醒了。

    她一看到是太子,忍不住抱怨道。

    “您怎么总是扰人清梦呢?!”

    洛清寒在她身边坐下,淡淡道:“只能怪你总是在睡觉做梦,你的人生就不能多点内容吗?比如说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萧兮兮擦掉嘴边挂着的口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

    “是啊,世界这么大,妾身原本是想出去东看看西瞧瞧的,但这不是嫁给您了嘛,妾身不想瞎看了,以后看您就够了。”

    洛清寒:“……”

    这女人的情话怎么说来就来,让他一点点防备都没有。

    他伸手将人揽进怀里抱住,面无表情地道:“油腔滑调。”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