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一章 马邪

傲世邪神 第一章 马邪


神鹰,上苍的宠儿,天空的霸主。

宽广的天空!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天空!却注定被神鹰征服。

神鹰在天空逍遥自得,它自负的认为自己是造物者的完美杰作,迅捷而又勇猛,可以捕杀一切想要捕杀的猎物。

我是神之子,完美的猎手,雄鹰不止一次的这样想到。

空旷的平原之上,神鹰早已看准了一只猎物。可惜那可怜的家伙浑然不觉,神鹰不断的盘旋,它划出完美的弧线是刺向猎物心脏的神剑!

冲刺,神鹰目光如炬,这是它的本能,也是它最为骄傲的地方。

离猎物越来越近了,猎物不断变大,也变得更加慌乱——它这才发觉自己即将变成一顿美食。

一道黑影从神鹰眼前出现,接着神鹰感到一阵剧痛。它重新回到天空,死死的盯着方才的地方。

那是一个被称之为人类的物种,神鹰见过他们,不能飞,跑的也不快,却会使用一种叫剑的东西。

显然,今天的猎手不止一个,而神鹰,并不是最好的那一个。

下方的少年一手拿着猎物,一手用剑指着神鹰笑着说道:“你是一个好猎手,但是今天是我赢了。”说罢变转身离去。

少年熟练的处理了猎物,拍了拍肚皮,起身站立,对着草原尽头山脉说道:“出发啦!”

他叫马邪,四岁时被人丢进这片大山,被一直能口吐人言的白猿扶养长大。白猿教给了马邪在这片森林活下去的一切技能,又在马邪六岁那年,送给马邪一把用一块细长的铁片和一根木头绑在一起的东西。

“这是剑,从今天起,我教你剑术。”白猿对马邪说道。

马邪不懂什么叫剑,什么叫剑术,但当他好奇的用手握住“剑柄”时,似乎天生的就知道这东西怎么使用。

马邪静静的站立,右手持剑,左手微垂,双腿分开半步,如果一个剑客见到此时的马邪,会发现这个小孩摆出的姿势就如同那些已臻化境的剑神一般,毫无半点破绽!一股奇妙的气势从这个小孩身上散发出来,直冲向天空。

传说中绝世的剑豪,只要手握长剑,只消摆个“架势”,便能引起风云变动,天地为之变色!而此刻在白猿面前的这个孩童,不紧让它想到了那些剑豪的传说!

从此之后的十年,马邪的全部精力都用来学剑。拿老猿不知从那里找来一本破烂的剑谱,每日天一亮,就逼着马邪练起来。

一日白猿突然对马邪说道:“你剑术已成,今日可以下山了。”

“下山?我可以下山了?”马邪有点惊讶。

“十年苦练无人知,一招成名天下惊。”白猿说道:“我受人之托,扶养你十六年,教你武艺,就是为了让你早日下山,在这大千世界里闯出自己的名声!”

马邪曾听白猿谈起过山下那些武林争雄,江湖恩怨的事,更听说这世上还有绝世高手,被称作“屠龙士”,手持一把长剑,可以斗天屠龙!

这一切都令马邪无比神往,他很想知道自己手中这把剑,到底可以在江湖闯出多大的名声!

马邪当即收拾包裹,拿上自己的剑,向白猿叩了三个头,便要离去。

临别之时,白猿问道:“你跟随我十多年,为何从不问我你父母之事?又是何人将你托付于我?”

马邪笑到:“将我教给你的,不是我的父母,就是我父母的仇人。父母生而不养,我又何必去寻?至于仇人…这把剑,终将告诉我答案!”

白猿点了点头,笑着说:“世间因果,皆有定数。去吧去吧,倘若有一日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回来寻我。”

马邪听罢,转身离去。走出这片山林,是一片广阔的平原,马邪回头看看自己长大的那片山林,而后目光又向上移动:在这片山林的最深处,有一座隐藏在白云之中的山峰。没人知道这山峰有多高,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因为从来没有人登上过山巅,他从未被征服,没有人拥有给他命名的权利。

马邪曾经试图登上那座山,但不到中途就失败了,那绝对不是人类可以攀登的山峰,听说只有鲲鹏这种神鸟才可以上去。

“等我成为天下无双,再来找你。”马邪对着那神圣的山峰暗暗发誓。

从山林出来,沿着大草原一直向南走了两个月,马邪才见到了一个城镇,说是城镇,只不过是一些来往商人聚居之所,一个酒楼、一处驿站和一个牲口市场。

此时正值晌午,本该是来往客商最多的时候,可此刻镇子里死一搬的寂静,偶尔有一阵风吹起,扯的那酒楼前的大旗哗啦啦作响。

大旗上边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字:“死马镇”。

马邪挎着白猿给他的那把破剑,三步并做两步走进了酒店。

一脚踏入酒店,昏暗的光线让马邪的眼睛感到很不适,可更让他难受的是此时一把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马邪定睛一看,眼前根本不是什么酒店,只是一团被打的乱七八糟的桌椅板凳。

大堂之上有两拨人马,分别围在一个满脸胡子的九尺大汉和一个一身黑衣,瘦小却精干的中年男子周围。

而马邪面前的,是一位独臂刀客,正恶狠狠的盯着马邪。

“小子,来吃饭的?”那大汉开口道。

一群大汉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道:“老四,赶紧结果了他,正事要紧。”说话的正是那瘦小的精干男子。

那叫老四的大汉目光一寒,这种事对他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在这片地界上混饭吃,避免麻烦最好的方法就是脑子够快、刀子够快、马够快。

这一招“狂风四斩”他已浸淫多年,若拿到武林中去,也算是能打出一番名堂了。老四只有一只独臂,但臂力惊人,是个使刀的行家。他的每一次出手都不马虎,每一次出手都拼尽全力,因为有人对他说过,你少一分力气,就死的快一分。

这一刀也不例外,老四运足了力气挥出了一刀。这一刀感觉十分奇怪,竟然比以往的刀都快、都强,老四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的刀法何时又精进了一步?在老四看来这一刀完美无缺,那少年的脑袋马上就会离开脖子了。

这是老四这装满女人和脏话的大脑产生的最后一个念头了,他没有想到,没有看到,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从左肩到右腹一分为二了。

马邪静静的站在大堂之中,慢慢的收起了那把铁皮做的剑,剑锋还滴滴答答的落下了几滴老四的血。马邪盯着这些大汉问道:“有吃的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