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八章 师徒

傲世邪神 第八章 师徒


第八章

 师徒

慕寻风不但教给马邪武功,更是无时无刻的再教导马邪学武的初衷就是锄强扶弱,马邪听得似懂非懂,很多地方都和他之前在山林中所想大不相同。可慕寻风身上就是有一股特殊的气质,让马邪不得不相信慕寻风说的是对的。

除此之外,慕寻风还教习这大陆上的一切知识,马邪也渐渐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全貌,可越是听城主和慕寻风说起这世界的精彩,马邪就越是难受,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武功原来如此低微,就像这石城在整片大陆上根本不值一提。

这世界是一块完整但不规则的大陆,具体有多大自古没人说得清,只知道凡人穷极一生,也不可能走遍这大陆的每一处。

大陆上一共有几十个个大大小小的国家,这些国家时而分,时而合,算上那些被历史淹埋的王朝,竟然有上千个之多,而如今剩下的这七十余个国家,也随时会被旁边的国家吞并,或者形成新的国家,崛起、繁盛、衰落、灭亡几乎是所有王国的宿命。而现如今最强盛的有五大王国,被世人称作五大王朝:处在大陆最西边的秦国、中部的宋国、西北部的晋国、南方的楚国和东方的齐国。在这五大国之间夹杂着诸多的其他国家和独立城邦,而这些小的势力有一部分则是各个大国的附庸。

另外一些国家和城邦,则是依附于一些巨大的宗门之下,这些宗门有的传承之久远,远远超过一个国家,他们是完全不同于国家的一种组织形式,是大陆上最庞大的势力,而最重要的是,这些宗门几乎都是屠龙者的圣地,大部分伟大的屠龙士,都出自于一些传承久远的宗门。

而比宗门传承还久远的,就是一些古老的家族了。关于这些家族的传说,往往跟“真龙”或者这个世界的起源有关,但这些古老的家族隐秘而低调,似乎不远沾染俗世的任何权利,但据石城主所说:“这些家族往往隐藏在宗门或者国家的背后,他们才是这些大势力的主宰。”

这些传说亦真亦幻,令马邪无比神往,倘若有一天他的名字能响彻这片大陆,倘若有一天他能建立自己的国家或者宗门,倘若有一天以他的名字能建立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马邪眩晕。

而慕寻风告诉马邪的,却把马邪稍稍拉回了一些现实。

慕寻风与马邪也曾切磋过一次,不出马邪所料,那穆寻风的剑法果然出神入化,他的招式平凡,但总是能在最合适的时刻出招,在慕寻风的面前,马邪就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慕先生,你可是传说中的屠龙士?”马邪问道。

“我哪里是什么屠龙士,我不过是凡俗中的高手,离屠龙士那种境界还远的很。”

慕寻风也同样被马邪的剑法所震惊。这少年的剑法与他的阅历极不相符,老道而且狠辣,最重要的是马邪这剑法似乎能把穆寻风的剑法学过去,每次和马邪比剑,慕寻风总能在马邪的剑法里找到自己前几日所用剑法的影子。这可不是单纯的“学招”这么简单,这是马邪将慕寻风的剑法巧妙的融入了自己这路剑法之中。这可不是单单靠马邪的领悟力和“天分”就能完成的,几经试探,慕寻风终于断定马邪所练的,是一门及其高深的剑法,这剑法看似寻常无比,却直至剑术本质,可以将自己所学的招式、路数全部融入其中,为自己所用。

慕寻风将自己的猜测讲于马邪,马邪很惊奇慕寻风竟然猜的如此正确。起初,马邪也很奇怪为什么别人的剑法套路都是如此固定,而自己的这套剑法似乎没什么固定的套路,都是白猿教给自己的一些基本刺、击的技巧和一些简单的套路。在和慕寻风的切磋中,马邪突然想起白猿曾经说到过,这套剑法的精髓在于永无止境,只要能不断的学习新的招式和武功,都能化为这套剑法中的招式,有时威力能更胜一筹!

所以马邪在和慕寻风交手几次后,试着模仿了慕寻风的剑法招式,而后又和自己的这套剑法结合起来,果然剑艺大涨,进步之快超过了马邪的想象。

慕寻风不禁感叹天下竟有如此神奇的剑法,不知这套剑法和剑门圣地周家的那号称“破尽世间一切剑法”的周家剑法孰强孰弱。

马邪为了表示谢意,想把这套剑法教给慕寻风,却被慕寻风婉言拒绝。并非慕寻风不想学,而是在听到马邪提起这门剑法的入门口诀时,才深知这门剑法博大精深,若要学习此种剑法,便要舍弃自己之前所学,将一生的心血都融入进去,方才能有所成就。

而马邪自六岁时就学习这套剑法,心无旁骛日复一日的苦练和名家的指点,再加上世间少有的对剑道一片赤诚之心,才有如今的成就,而慕寻风自问自己的内心早已没有对剑道的赤诚,也失去了对剑道的理想和追求,是怎么也学不会这套剑法的。

“马邪,你可愿拜我为师?”慕寻风不知怎的脱口而出。

马邪想也没想就回到道:“在我心里,您早就是我的师傅了。”

慕寻风心中一阵悸动,他也曾身怀雄心壮志,可如今却隐居于此,只因早年间遭遇了一场巨大的变故。他本该早早隐退,泛舟江湖,了此余生,可就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师承断绝,辜负了师尊的一片苦心,才游历于各个国家之间,想寻找到一名合适的徒儿。

吕麟带过来的那两个孩子,本是他好友的遗孤,他本想收这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个为徒。虽然这两个小孩天资平平,可以不至于让自己的师门丢了道统。可如今见了马邪,就被马邪的天资和道心所吸引,他冥冥之中感觉到,马邪才是自己所学道统的传承者,而他自己的宿命,就是成为马邪的引导者,引导马邪进入自己从未踏足的那片领域,走向一个他慕寻风永远触摸不到的高度。

石城主听闻此事大喜,要亲自为慕寻风主持收徒大典。慕寻风最终决定将马邪和那两个故人之子都收为徒弟,也算了却了故人的一桩心事。

可在慕寻风告诉那两个小孩子这个消息时,那个叫做南风的小姑娘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不要做屠龙士,我不要当刽子手。”她紧紧的将小弟搂在怀里,他的小弟名叫阿满,他也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姐姐的。”

慕寻风震惊的看着这两个孩子,他难以想象在这个尚武成风的大陆竟然还有小孩不想学武,想必是故人家中所遭之灾难,在这两个孩童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慕寻风没有强求,反倒是马邪整天缠在南风身边,告诉她剑术的种种好玩之处。南风态度很坚决,对马邪说道:“凡人也一样可以活的很精彩,不比武不杀人一样可以活的很有意义!”

“可是没有屠龙术,遇到那些异兽怎么办呢?你听说过那种长着狮子头的牛吗?你觉得凡人可以抵挡得住吗?”马邪吓唬南风。

南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马邪,我知道你是怕我不会武功受人欺负。我讨厌那种东西,我相信这世上总有一处地方,没有异兽,没有武功,没有屠龙术。所谓的‘凡人’们就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有饭吃,有花开,不好吗?”

“有饭吃,有花开?”马邪听着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摸了摸脑袋,说道:“我们每天都有饭吃呀!”

南风无奈的白了一眼马邪,对他说道:“那是因为每天都有你大姐我伺候你们两个祖宗!”说着离开了马邪,走进了厨房。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