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十章 太守

傲世邪神 第十章 太守


第十章

太守

陈柏秋的到来让石敢当很是意外。这陈柏秋乃是朝廷命官,更是在晋国宰相陈柏江的弟弟。陈柏江在晋国大力推行郡县制,在当今晋王的支持下,已经将晋国本已不多的封地领主削除爵位、收回王土。按说这郡县制乃是天下大势,晋国早已推行多年,只要等这些占有封地的君候老死,他们的儿子都将不再继承爵位,这本是前几代晋王定下的国策。可到了这一代晋王,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雄才大略,下令将剩下不多的几块封地全部收至附近的郡县,立誓要在这一代完成郡县制的改革。

而全国上下,唯独这石城没有被化为晋国中央所有。理由众说纷纭,有人说石城主乃是当今晋王的亲弟弟,有人说石城主是晋国的护国神龙,撤不得,更有人说石家曾经救过晋国王室的血脉,这石城是初代晋王晋文王所封,世代不得收回。可不管如何,石敢当这个“石阳君”就是被保留了下来,石城这小小的一座城还就成了石敢当的合法私人领地,要不他怎么敢让自己的门客在北方官道打劫呢?

可这石城,就成了陈柏江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将自己的亲弟弟派到石城旁边的光狼城当刺史,就是要时时刻刻的盯着这个石敢当,否则他堂堂一个立志革新的宰相岂不还是被这遗传了几百年的毒瘤给挡住了路。

陈柏秋自当了这光狼城刺史以来,从来没有光临国石城,石敢当也从未将此人放在心上,晋王不撤石家的爵位,自然有晋王的道理,一个小小的臣子竟然想胁迫晋王,石敢当从心眼里就瞧不起这群打着“革新”,实际上就是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伪君子。

所以今日陈柏秋来拜访石城主,必定是来者不善。

石敢当立在大厅之前,马邪慕寻风及众门客分至身后。长得白白净净的陈柏秋看着石敢当这群人面露不善之色,不绝的懊恼起来:他似乎惹到了不该惹的麻烦。但想到身后那位逼着自己的大哥,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石城主,我奉朝廷的命令,抓捕要犯吕麟,有线人说吕麟躲在石城之中,我不敢贸然进城抓人,特来先通报一声石城主。”

石敢当看了一眼陈柏秋,并未搭理他,而是向着陈柏秋身后一人喊道:“不知方才哪位高人在我家中高声喧哗,我年事已高,受不得这等惊吓!”

陈柏秋见被石敢当直接无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使了个眼色,背后的一人站了出来。

“鄙人乃青阳门张九阳,方才惊扰了石城主,万望石城主恕罪。”那人傲然而立,向石敢当拱手。

石敢当点了点头,道:“青阳门一个三流门派,能出这么一个后天高手也是造化了。”

张九阳冷笑一声,没有理会。

石敢当接着说道:“我这人心眼小,恕罪这种事做不出来,我看你声音太大,出去之后吓到我石城的小孩子可就不好了,你们几个谁去把他的舌头割下来。”

马邪惊讶的看着石城主,没想到这矮胖子下手这么黑,他不是天天教育自己要与人为善吗?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人,马邪认得那是一个被叫做“木匠王”的中年男子,一直在城主家中做着一些木工活。马邪跟他说过几句话,句句离不开锯、刀、尺、墨斗,他还曾向马邪炫耀自己的祖师可以做出会飞的木鸟,可马邪让他给南风和阿福做一个时,这人又摇了摇头:老祖宗才能会的东西,我哪会呀……

可此时他一步步的走到了院子中央,从身上摸出一把木工常用的刻刀,指着张九阳说道:“过来吧。”

张九阳一头雾水,这人疯疯癫癫的在说什么?难道还真要割了我的舌头不成?他本想问石城主这是什么意思,可他看到石敢当已经和众人回到了厅中。

他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又看了看陈柏秋,这家伙也搞不懂眼前的状况。

木匠王叹了一口气,右脚猛的朝地上一蹬,身子瞬间来到了张九阳面前,他左手一把捏住了张九阳的嘴,张九阳竟然没有一丝反抗之力,眼睁睁的看着木匠王用右手中的刻刀割下了自己的舌头。

马邪听到了院子里一声奇怪的喊叫,而后听到陈柏秋大喊道:“石敢当,你怎么敢在朝廷命官面前滥用私刑!”

石敢当没有理会此人,因为唐飞槐早已走了出去,对着陈柏秋说道:“石城乃是城主封地,擅创城主府者仍由城主处置。今日我城主看在你兄长的面子上,就先收了这狂徒的舌头,若是再有人不按规矩来,收的可就不是舌头了。”

陈柏秋看着唐飞槐,说道:“你告诉石敢当,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唐飞槐笑道:“多谢陈大人操心了,我们石城主也有一句话要我转告陈大人,抓人这种小事情,随便派个差人来知会府中执事就行了,我石城虽然是封地,但不是大晋国的法外之地,陈大人亲自来知会城主,是不是小题大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是陈大人在朝中当狗当惯了,不请示请示就不会做事了呢?”

那陈柏秋听闻此话,气的气血上涌,他和哥哥陈柏阳本是平民出身,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方有如今地位,官场行事,免不了委曲求全,遵从上命。可今日竟然被一个门客奚落,实在是奇耻大辱。

“不报今日此仇,我陈柏秋誓不为人!”陈柏秋心中暗暗发誓,而后带着张九日离开。

说会大厅内,此时一片寂静,良久,慕寻风开口道:“看来吕麟一事牵扯甚大,今日陈柏秋分明是来试探城主,看看城主是否知道吕麟之事,没想到城主竟然如此回应,我想他回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石敢当思索道:“我若同意他在城中搜人,以他们兄弟的势力,肯定很快就知道我已经将吕麟藏入了府中,还不如来个混不吝,先让他不敢行动。可这吕麟如果真是危害我晋国安危的要犯,我想我迟早会交出他的。”说着看了一眼马邪。

马邪听得糊涂:“这吕大哥不就是个镖头吗?怎么就成了要犯了?他犯了什么罪?”

旁边的南风白了一眼马邪:“要是吕大哥真是朝廷要犯,怎么会由陈柏秋来抓人呢?朝廷难道不会直接给城主发布旨意或者通牒吗?我看着陈大人今日来此,目的绝对不是找吕大哥。”

石敢当听得眼前一亮,说道:“这小妮子脑子倒是清楚,你给我讲讲这陈柏秋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到我府中究竟为何?”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