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二十章 血手

傲世邪神 第二十章 血手


第二十章

血手

尽管钟原一再阻挡,马邪还是决定入山,毕竟这是解决目前这事最好的办法了,马邪觉得只要自己小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上山之前马邪又去找了一趟袁老爷,告诉他自己不是钟梦秋的对手,但会替钟家兄妹还账。

“我明日清晨回来,还望老爷告诉我师父的消息。”马邪心中也是很急,他不想在这里耽误太久。

说罢马邪便告别了钟家兄妹,进山去了。临行前钟梦秋送给马邪一个自己做的护身符,而后低着头说道:“我这可就算是道歉了啊。”

马邪没有体会到少女的小心思,大大咧咧的说道:“我本就没往心里去,你想的太多啦!”说罢给钟梦秋留下了一个自认为潇洒的背影,钟梦秋的脸变得通红,一溜烟跑到了房间里。

袁家镇后边的山林是晋国北方兴龙山脉的一部分,森林茂密,一直从晋国北方蔓延到晋国的中部。听钟原说里边的物产丰富,动物更是多,除了一些兔子、狐狸之类的小动物,经常能遇到熊、虎之类的大型猛兽。

临行前钟原给了马邪一张地图,里边标注了一些猛兽容易出现的地方,而且将自己探查过得范围都标注了出来,最重要的是将陷阱的位置都给马邪细心的画了出来。

马邪本就是再山林中长大,打猎对他来说本就是家常便饭,他顺着上山的路很快就到了山林深处。

这里已经离山下的镇子很远了,一路上马邪见到了几只小动物,但都没有动手,他今次来的目的就是捕捉一只大的猛兽。

在两棵挺拔的红松中间,马邪找到了钟原搭建的一个隐蔽的小屋子,这是钟原在打猎时储藏食物和物品的据点。马邪走了进去,在里边找到了一把小刀,一袋清水,而后稍作休息,开始了他的捕猎计划。

马邪先探查了钟原在周围布置的陷阱,如果陷阱里有抓到什么,那就不用费力了。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陷阱里脸个狼啊、鹿之类的都没有,马邪只能放弃,按照钟原说的,来到了一处据说有熊出没的地方。

本来这些大型猛兽的活动范围一般都在几个山头之间,可大概是这里边的食物和水源实在是太多了,附近几个山中的老虎、黑熊经常来这一带捕猎。

马邪走了不久,就发现了一丝踪迹,马邪认得那是黑熊的粪便,而且根据马邪的判断,这黑熊刚离开这里不久。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马邪完全进入了猎手的状态。

果然,走了不远,马邪就听到前边的林子里有“梆梆梆”的巨大声响,马邪知道自己要找的家伙出现了。熊是冬眠的动物,他们会在冬天来临之前吃很多的食物,给身体储存满脂肪,而后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睡上一个冬天。春天来临之后,有的熊因为吃的太多,囤积了太多的脂肪,影响他们的捕猎和活动,于是这些熊就会爬到一颗树上,然后狠狠的摔下来,这样将脂肪以最快的速度消耗掉,这就叫“摔膘”。马邪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兴奋的他赶紧向着声音寻去。

山林里的灌木的和草都长得很茂盛,很容易将一个普通身高的人类隐藏起来。马邪小心的在隐藏在一些低矮的树木后边,屏住呼吸,手中的剑紧紧的握着。因为他已经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虽然马邪有信心正面击败这只巨大的黑熊,但那实在是太冒险了,而一个优秀的猎手必须保证自己一击必中!节省体力,一击必杀,这就是大自然教会马邪的东西。

黑熊显然没有发现马邪,它正在慢吞吞的爬上一颗水曲柳。马邪不急,这不是最好的时候,等这熊爬累了,才是马邪最佳的出手时机。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那熊也靠在了树上休息起来,马邪知道自己出手的时候到了。就在那头熊刚刚睡着的时候,马邪从草丛中飞了出来,长剑灌注着真气,狠狠的朝黑熊的肚皮横劈了过去。

马邪之所以不直接刺上去,就是因为这家伙皮和脂肪都太厚了,如果剑刺的太深拔不出来,不但给黑熊造成不了什么危险,反而让自己陷入被动。

一剑过后,黑熊醒了过来,它狂暴的朝着眼前这个人类扑了过来,这正中了马邪的下怀。他在黑熊离自己三尺的时候,闪到了一旁,而手中的长剑则用“点”字诀刺瞎了黑熊的两只双眼。

这下那黑熊顿时乱了章法,四处胡乱的冲击,而马邪不断的在黑熊身上留下长短不一的伤口,不消一刻钟,那黑熊就力竭而死了。

这就是捕猎,本来黑熊这种大型动物,要在中了陷阱之后不断的用长矛或者重兵器不断的打击才能将其捕获,但马邪仗着自己的精妙的剑法和充足的内力,硬是和这蛮兽相持了半个时辰,终于将这黑熊解决掉了。

“这张皮应该可以给钟大哥还债了吧。”马邪心中思量,而后用从钟原那里找来的刀子熟练的将熊皮剥下、熊胆取出、熊掌割下,而后将熊肉则抛在了一边。

马邪将一切收拾好,就往钟原打猎用的小屋走去。

此时天色已黑,但马邪却能准确的分辨来方向,他就像一只灵巧的鹿一般穿行在山林中,“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马邪心中很是舒服,这样无拘无束的穿行在山林中的感觉,让他很是怀念。

来到小屋跟前,马邪发现了一丝异样。

这小屋有人来过!

马邪警惕的将自己藏了起来,他是山林间长大的孩子,在大山之中鼻子要比眼睛可靠,他在空气中问道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人类的味道。他慢慢的靠近小屋,果然在里边听到了一点动静。

在山林之中,稍微放松一点点,迎接你的很有可能就是死亡,马邪不会给别人这个机会。他一脚踢开门,将长剑搭在了里边那人的脖子上。

可那人竟然丝毫不动,似乎已经昏死了过去。马邪另外一只手从怀中摸出火折,点燃之后朝着床上望去。

只见一个猎户打扮的躺在床上,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但是还有一丝呼吸,手捂着胸口,及其痛苦的躺在那里。

看来这人是附近的猎户,可能和钟原相识,躲在了这里。马邪探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竟然和钟原的一样!

一个血掌印赫然在这人的胸口。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