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四十三章 杀人这种事

傲世邪神 第四十三章 杀人这种事


第四十三章

杀人这种事

马邪一把拉住叶世奇,说到:“前辈留步,晚辈有一事相求!”

叶世奇重新坐了下来,揉了揉眼睛:“我可没钱付账啊。”

“在下马邪,有一事相求,冒昧的请来了前辈。”马戏急忙说到。

叶世奇看了看马邪,奇怪的问:“我一个穷写字的,能帮你什么?你要给家里人写家信吗?”

马邪摇了摇头,对他说到:“我要杀掉云海。”

听到马邪这句话,叶世奇说到:“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什么云海。”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

马邪拦住了这个醉汉,拿出石城主给的玉佩,送到了叶世奇的眼前。

叶世奇看到了那枚玉佩,突然停了下来,颓废的坐了下来,说到:“原来是石城主托你来的,既然如此,你说罢,看我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

钟梦秋本想留在这里,却被齐南风叫开:“钟姑娘,我有些话想与你说。”钟梦秋明白齐南风的意思,也觉得呆在这里不妥,就随齐南风一起离开了。

马邪理了理思绪,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已经知道了云海就是暗害师父之人,而杀死师父的凶手就是云海的三个弟子,那他还需叶世奇帮自己什么呢?杀掉云海吗?这个叶世奇和云海、还有师父又有什么关联呢?为什么在师父的回忆里并没有叶世奇这个人呢?

“我是慕寻风的弟子,我的师父已经死了。”马邪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告诉叶世奇他的身份。

“你是想找云海复仇?”叶世奇看着马邪:“年纪轻轻,就是炼气境第一层巅峰,慕寻风找到了一个好弟子啊!”

马邪惊奇万分,眼前这个邋邋遢遢的醉汉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一眼看穿了如今自己的境界?

“是!云海当年暗害我师父,使我师父丧失了大好前途,而他的三个弟子为非作歹被我师父撞见,他们竟然杀人灭口,我一定要手刃了这几个畜生!”马邪有点激动的说到。

叶世奇听后点了点头:“不错,慕寻风不错,你也不错。可惜你功力太低,连云海的大弟子费劭都敌不过,又何谈报仇呢?”

“我可以等,我可以不听的修行,直到我有足够的能力杀死他们,恩师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替师父报仇,我宁可一死!”马邪望着叶世奇说到。

叶世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少年人不亏是少年人。竟然有如此决心,不错,石敢当给我送来了一个好苗子啊!”

马邪不明白这疯疯癫癫的叶世奇在说什么,他拱手道:“前辈,石城主说您一定可以帮到我,还请前辈指点!”

叶世奇要过了那块玉佩,凝视了许久才说:“你知道石敢当让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吗?”

马邪自然不知,他之前以为叶世奇是个情报贩子,可如今看来并不是。

“我与石城主相识很久了,这块玉佩是我当年留给他的信物,我曾经说过,让他的后辈子弟持此物来寻我,我会帮他做一件事,没想到石敢当将此物送给了你。”叶世奇说着,似乎回忆起了往事。

“石城主是让我拜您为师?”马邪脱口而出,他怎么也想不到石城主竟然是这样的打算,可仔细想来,这样岂不是最好的安排?慕寻风已死,自己虽然空有《玄阳九生诀》,但没有其他的功法,修行之路一片迷茫,能有一个师父指点岂不是最好?只要自己一直修行下去,一定可以手刃云海。

叶世奇摇了摇头:“石敢当没有告诉你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并没有,石城主只是说您一定会帮到我。”

“那我就帮你杀了云海吧?”叶世奇轻描淡写的说到。

马邪愣住了,原来石城主是让此人帮我杀了云海?这么一来,自己的大仇就这么轻松的报了?

“我不愿意。”马邪思考之后说出了答案:“云海对我师父的伤害,岂是一条命就能解决的?况且我立志为师父报仇,我发誓要手刃奸邪之徒。我不仅要杀了云海,我还要让云海知道是慕寻风的弟子杀的他,如果不是这样,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世奇点了点头,继续说到:“可是我只会杀人,你不肯求我杀人,那我该怎么办呢?”

十年前,楚国的修行者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炼气境修行者,一连暗杀了十位宗门中的重要人物,这些宗派的首领至少都有炼气境大圆满的实力,而其中的最强者已经有了结丹初期的实力。

本来结丹境和炼气境的差距,可不是练气境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的差距。结丹境的修行者,已经完成了身体的全部蜕变,开辟了“气海”,对比练气境灵力近乎无穷。更重要的是结丹境的修士已经可以使用种种神异的法术,“驱火纵水”就是指这一阶段的修士。

此事在楚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而最终查明凶手竟然不过是个炼气境第九层的男子,这男子精通暗杀之术,即使修为不高,但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竟然可以以下克上,杀死一名结丹境的修士。

而这男子就是此刻坐在马邪面前的叶世奇了。

“如果前辈只会杀人,那这件事再好不过了。”马邪心中突然明白了石城主的用意:“晚辈愿意拜前辈为师,就请前辈教杀人之术!”

叶世奇也想到了石敢当的用意,心中暗骂了石敢当一句脏话,对他来说,收徒这种事比杀什么云海难多了,但看着石敢当交给马邪的玉佩,他又不得不同意这件事,因为这是他曾经的承诺!他本以为石敢当不会让自己的子弟来学着当什么“杀手”,毕竟这不是一份能见的了光的事。

但石敢当竟然把这块玉佩送给了眼前这个少年,而且这个少年又是如此的一块良玉,叶世奇思量许久,对着马邪说:

“杀人这种事,可是很难啊。”

马邪跪拜在叶世奇面前:“杀师之仇,不共戴天。只要能亲手杀死残害我师父的人,无论如何艰辛,我马邪绝无半点怨言!”

叶世奇又继续说到:“我知道你师父慕寻风,我想你师父在世一定不会同意你拜入我的门下,这件事你还是再思量一下吧,如果你为了报仇违背了你师父的教诲,那你这复仇又有什么意义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