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四十六章 纨绔

傲世邪神 第四十六章 纨绔


第四十六章

 纨绔

这个世上,总是少不了纨绔。

无论在王都、圣地、还是边远的小城,总会有一些仗着自己的家世和血缘行事的人,他们把自己牢牢地拴在“家族”这辆马车上,肆意的欺辱普通的人,这种人,就是纨绔。

就如同黄一山。在一年之前,他在天武宗不过是个小角色,毕竟黄家虽然也是世代在天武宗,可黄家的大部分人都只是在外门,当一些普通的执事,比起孔家、倪家这些天武宗的“巨擘”,他们黄家就差的太远了。

可自从他的父亲今年升职为天武宗外门的大执事,而且被任命为本次考试的主考官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终于和天武宗的孔家、倪家、兰家的那些子弟一样了,父亲的权势一定会给他的生活带来改变。

果不其然,最近一个月他的家里门庭若市,多少富商、乡绅踏破了他的家门,就是想黄一山的父亲黄泰能在考试的时候给自己的子弟行个方便。

尽管天武宗的外门弟子在天武宗算不得什么,只有升入内门后才算是有了地位,可这毕竟是天武宗的弟子,就凭“天武宗”这三个字,都可以横行乡里了。

更何况即使不进入内门,天武宗的外门弟子至少说明是后天武者,这在江湖上闯荡起来,不被别人高看一头都难,所以黄泰这个位置,还是很吃香的。

同样吃香的就是这位“黄公子”了,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唯一去过一次天武城中第一档的酒楼“天春楼”,还是拜自己那位出色的姐姐所赐,而自从父亲成了主考官,他竟然一连三天都被请到了那里。

黄一山怎么能不飘飘然?从前他只是跟在孔家、倪家后边的小角色,如今初入也有一群人跟随了。

而且父亲不知通过什么关系给他弄来了一颗‘破魂丹’,据说可以强行破开魂魄,只要熬过了问心境,就是真正的修行者了!

想到自己前途一片光明,黄一山这几日颇为得意。恰好他通过姐姐又认识了钟梦秋钟姑娘,钟姑娘无论是样貌、性格、武功,都很中黄一山的意,一想到能有这样的神仙伴侣,黄一山喜不自禁。

可今日黄一山竟然在钟姑娘面前跌倒了,是结结实实的跌倒了。

马邪没有动用任何灵气,但是他强悍的肉身岂是黄一山能撞的动的?黄一山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本不优秀的头脑飞快的运算着,自己到底是 给老子回去告状呢?还是让姐姐在这里替自己出头?

但他很快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既然要在钟梦秋面前出风头,就不能靠姐姐!

“姓马的,你不知道我爹是什么人吗?你不想进入天武宗了?”黄一山还是搬出了自己的爹。

“我本来就不想进天武宗,再说,你爹又不是天武宗的宗主,我进不进天武宗难道还要你爹说了算?”马邪反问。

黄一山见嘴上没有占到便宜,学着那些恶少丢下了一句话:“你等着。”而后转身离开,他的心中已经酝酿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马邪不知道黄一山让自己等什么,给钟梦秋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去,可钟梦秋先他一步向黄觅柔告别,加入了马邪和齐南风的队伍。

“钟姑娘,你不去看看那位黄公子吗?万一他摔出什么事,会不会影响你的考试啊?”齐南风故意说到。

钟梦秋捂着脸说:“哎!这个纨绔,要不是他姐姐曾帮我解过围,我才不想跟他走在一起。不过马邪,你今日可算是得罪那个黄一山了。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会和觅柔姐姐说的,我想黄伯伯不会因为这种事难为你。”

“我根本不在乎他的那个什么爹,我说过,我进天武宗不需要看他爹的脸色。”马邪有点不快,他本来就不想进天武宗,更不想为了进天武宗去结交什么人士,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只是炼气境的第一层,但进天武宗还是没有问题的。

钟梦秋比马邪早到天武城几日,刚进城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幸好遇到了黄觅柔,黄觅柔替她解了围,于是她们才认识,钟梦秋性格开朗,很快和黄觅柔以及一些天武城的子弟成为了好朋友。

这些子弟虽然不是天武城大家族的核心子弟,但是世世代代都是天武宗的人,所以他们对天武宗了解很多。

和很多宗门一样,天武宗分为内门和外门。外门全部都是没有“破魂”的普通人,他们除非“破魂”成功才能进入内门,否则就会一直呆在外门,为宗门打理一些日常事务。

内门弟子作为天武宗的精英弟子,入选的方法和外门有所不同。一种是长老们直接收的弟子,这些弟子因为武学天分被长老们看中,直接收为门下,比如云海门下的路迈,又比如慕寻风,就属此列,但这些弟子在规定的年限突破不到“炼气境”,就会被下放到外门,另外一种是在外门突破到练气境的弟子,自然而然的升入内门。

成为内门弟子,不仅能得到天武宗高人的指点,修习各种功法,而且宗门每月还会有一定的例银,当然还会收到各种商人、地主的供银,至于你敢不敢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不到这内门弟子还是不错的吗?”马邪说到:“竟然还能挣钱,真是万万没想到,我本来还打算当镖师度日呢。”

“内门弟子肯定很厉害啊!就是那些财主和商人巴结的供银都够一家人好几年的用度了,只要挂着天武宗内门弟子的名号,就等于享受这弟子的庇护了。”钟梦秋解释说。

“那不和保护费一样?”齐南风说。

“差不多吧!我听说很多国家给那些大的宗门还要上缴同样的‘保护费’,这世事不就是这样么?没有武功、没有钱,就只能受欺负。”钟梦秋深有感触的说到。

齐南风也叹了口气说到:“是啊,要是有一个地方,普通人也能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那该多好。这个世界,根本不适合我们这种凡人,还是钟姑娘你好,有一身武艺,遇到什么坏人也能自保。”

这番话说中了钟梦秋的心事,她此刻突然觉得齐南风就像一个老朋友一般,或许是最能理解她的那个人。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被迫呢?我要是不会武功,要不是遇见了马邪,我和我哥哥此刻早都被那袁老头逼的无家可归了。齐姐姐,其实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如果不在这个世道上奋力向上,只能任人宰割了,除非一直有人保护你……”说着,钟梦秋看了一眼马邪。

齐南风低头无语,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些。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