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五十四章 第一个

傲世邪神 第五十四章 第一个


第五十四章

 第一个

酉时三刻的时候,徐虎显然有些着急了,他不停的往外看,或许是因为易容的缘故,他的脸上满是汗水。

这时候,陆迈终于走了进来。他走到徐虎的身边,耳语了一阵,徐虎的脸色煞白,而后咬着牙说到:“肯定是梁九干的。”

但之后徐虎并没有什么举动,而是和路迈继续坐在那里,难道他的飞虎帮被灭了他也不着急?

又过了半个时辰,终于走进来一个人,此人步履沉重,显然也不是练武之人,但是他还是坐在了徐虎的跟前,马邪和梁九顿时打起精神来。

那人与徐虎交谈了几句,徐虎先是很紧张,随后表情似乎舒缓了下来,最后还有点兴奋,而路迈也显得很是高兴。

“动手吗?”马邪心中思量到,难道徐虎的交易和那个仓库中的奴隶没有关系?他还有什么更大的交易?但这些马邪只是心中想了一个念头,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路迈的身上。

路迈显然已经迈入了炼气境,从他的神态和步履中看的出来,路迈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有点猥琐的男子了。

而且马邪注意到,似乎是路迈和那个神秘人主导着谈话,徐虎只是他们的一个执行者。

显然,他们的交易并没有收到梁九计划的影响,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杀兄的仇人就在眼前,梁九不是那种有耐性的人,他出手了!

就在梁九出手的瞬间,马邪和路迈同时动了!

路迈的武器也是剑,他和马邪明明在梁九之后动身,却在梁九到达之前交手了!他挡在徐虎的身前,看着这两名刺客,轻蔑的笑了。

“梁九,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杀了我的弟弟,还有我飞虎帮那么多的弟兄。”徐虎黑着脸说到。

梁九站在徐虎面前说到:“彼此彼此。”

那个神秘人此刻吓得瘫坐在一边,无论怎么看,他都不是个厉害的角色。

“我想是花蝶出卖了我吧!可惜这已经不重要了,哈哈哈哈!梁八!你还是斗不过我啊!”徐虎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

马邪和路迈僵持的局面突然在这一刻被打破了。

路迈显然刚刚进入炼气境不久,他的“气量”和肉体的力量都远远不及马邪,他知道马邪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自己绝对占不了便宜,于是猛地撤回了剑,一把拉起徐虎说到:“走!”

说罢,竟然丢出江湖人常用的“烟雾弹”,不过这烟雾弹显然夹杂了许多麻药,马邪猝不及防,吸了一大口。

等到烟雾散去的时候,徐虎和那个神秘人都已经不见了。

“追!”马邪和梁九当即决定。

马邪冲出了窗口,跳上了天香阁的屋顶。

街道上的人群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天香阁二楼是怎么回事。

“又打起来了,嘿!”一个卖豆腐的小贩说到。

“这次老板赔了,都是高手,打完就跑,都飞走了。”卖鱼的汉字说到。

“看看!有一个不会飞的,跳出来了。”又有人喊道。

天香阁的老板欲哭无泪,这种事在天武城经常发生,都是些武林中人经常闹事,但像今天这样武艺高强的,一纵就是几丈高的真的不多。

马邪紧紧盯着前边的路迈,路迈的气力和速度不及马邪,很快就被马邪追上了。

没有办法,路迈落在了一处空地上,他见梁九没有追来,便准备和马邪进行一场交易。

“这位少侠,不知道梁九给了你什么价钱,我路迈双倍给你,只要你让我和我大哥离开。”路迈对着马邪说到。

马邪道:“你大哥和这个人可以走,但你得留下。”

“我?”路迈有些奇怪,这人难道是冲着我来的,路迈心想。

“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马邪挥剑杀去。

“刺”字诀!

灵气在马邪的剑身形成一股凌厉的气息,势如破竹的朝着路迈刺过去。

路迈无法躲避,只能挥剑格挡,徐虎和那个神秘人被他抛在了一旁。

“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两个修行者在这里打起来会有什么后果吗?天武宗的人很快就会赶到的!”路迈一边躲避马邪的进攻,一边劝说着马邪,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么一个高手。

马邪道:“我是什么人,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着马邪使出了慕寻风的剑法。

这套剑法没有融入马邪的“刺”字诀,只是原原本本的《玉烛剑法》,马邪就是要用慕寻风的剑法杀死这个路迈。

曾经在慕寻风的意识中看到的一幕幕出现在了马邪的眼前。

就是这个路迈,在听说慕寻风曾经是自己的师叔后,对慕寻风极尽嘲讽,而在费绍击败慕寻风之后,又和慕寻风强行“斗剑”,慕寻风身上有一半的伤就是路迈所为。

而慕寻风临死前使用的剑法,就是《玉烛剑法》。

“玉烛剑法,第一式,残阳泣血。”马邪每挥出一剑,就给路迈念一下剑法的招式,他要让路迈慢慢的想,细细的想,直到他想起这套剑法的名字,直到他想起慕寻风!

“玉烛剑法,第二式,风行火至!”

“玉烛剑法,第三式,烽火燎原!”

“玉烛剑法,第四式,圣火驱邪!”

“玉烛剑法,第五式,炽焰焚天!”

“玉烛剑法,第六式,至阳一击!”

“玉烛剑法,第七式,余烬不熄!”

路迈用自己的肉体承受了《玉烛剑法》的全部招式,他身上的伤口一共有一百四十三处,每一处都是马邪恰到好处的留下的,在路迈回忆起自己所作所为之前,他是不会让路迈轻易死掉的。

“这是……慕寻风的剑法。”路迈终于记起了,他曾经折磨过这么一个剑客,那个剑客自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竟然打扰了他和师兄的大事。

可惜那个剑客只不过是个失败的“问心境”,他很快用光了自己的灵力,只能在路迈面前使用着一套并不精妙的剑法。

那剑法在慕寻风手中破绽百出,不成章法,但此刻在马邪的手中,却是这世间最可怕的剑法。

路迈终于知道马邪的目的了,就是为了杀死自己。

“终于认出来了,你也可以上路了。”马邪没有留手,一个转身,削去了路迈的头颅。

“第一个。”马邪看着剑锋上的鲜血说到。

徐虎和那个神秘人早就趁机逃走了,他们可不敢卷入修行者的战斗之中。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