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五十五章 黑吃黑

傲世邪神 第五十五章 黑吃黑


第五十五章

黑吃黑

徐虎此刻亡命的狂奔着,他知道梁九在暗中积蓄复仇的势力,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梁九行动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完了,我的飞虎帮完了。”徐虎一边狂奔一边想着路迈方才告诉他的消息,飞虎帮的高层在酉时全部被斩首了,一个不剩,只剩下一些喽啰和小头目。

徐虎听到这个消息没有绝望,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否跃进一步,靠的不是他的那些手下,而是他在等待的这个人。

黄家的大总管——罗浩!

这是一门大生意,是和天武宗的生意!徐虎知道自己靠着黑帮做奴隶贩卖的买卖,始终不会有多大的成就,而且随时会被官府剿灭,要想做大生意必须找到一个大的靠山,在天武城还有比天武宗更大的靠山吗?

就在他找不到门路的时候,路迈带着罗浩出现了。

罗浩找到徐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徐虎利用自己贩卖奴隶的门路替他们做一件事:把一百名儿童送到卫国。

这是一件极其隐秘的事情,黄家不想让天武城的太守察觉,更不想让任何修行门派察觉。他们选择了徐虎,这个臭名昭著的人贩子,即使被发现,也只需要将徐虎背个黑锅就行。

至于黄家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为什么要靠凡人做这件事,就连罗浩也不知道。罗浩只是一个中间人,他只听家主的吩咐,甚至他都不知道跑在自己前边的就是天武城最大的帮派首领徐虎。

“我必须活下去,只要有一只车队,只要有一批人马,我就可以把那些孩子送到卫国,这条路我已经很熟了,我一定不会出什么差错,我一定能把这件事办好。只要我办好了这件事,我就可以靠在天武宗黄家的身上了!那个时候天武城和天光城的黑道就都是我徐虎一个人的了!”徐虎此刻只能用想象来慰藉自己的心灵。

可惜正当他集中精力想象自己靠着天武宗重新崛起的时候,梁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梁九?”徐虎盯着眼前的面具人说到。

"不是我还有谁?"梁九一边走一边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自己已经被毁了的面庞。

“鬼……鬼啊!”罗浩吓的回头就跑,但他没跑几步就被马邪挡住了。

一条深深的巷子里,马邪和梁九堵住了罗浩和徐虎。

梁九一步步的走进徐虎,他没有动手,因为此刻动手就是对徐虎最大的仁慈。他走到了徐虎的跟前,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你竟然认识我?”梁九问。

“嘿,你为了活命竟然把自己整成了这副鬼样子,不知道你死去的大哥认不认的你这个兄弟。”徐虎说到。

“只要能杀了你,我就算变成鬼又如何?”梁九说到。

此刻一把刀子已经插入了徐虎的腹中,徐虎的手握在刀刃上,强大的求生欲让他不敢放松一点。

“不要怕,你一时半会死不了的,怎么样?腿软了吗?”梁九恐怖的脸庞露出了一丝微笑。

徐虎惊恐的感到自己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流失,但他知道这不是因为刀子在他的腹中,而是因为自己中毒了!

“本来想跟你过几招的,但是我忍不住了。放心,我不会毒死你的,只会让你变成一个废人,然后在我哥的坟前忏悔!”梁九的刀上涂抹了“子阳往生散”,这是一种必须见血才能发挥效用的毒药,中毒者全身内力会慢慢流失,中毒者如果在当日的子时不服下解药的话,第二日就会丧失全身的内力,成为一个无法行动的废人!

这是天下奇毒之一,也是梁九精心为徐虎准备的。

“这毒药很贵的,而且如果开封后一刻钟不使用就会失效,所以好好享受吧。”看着地上的徐虎,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袭击了梁九。

“痛快!”梁九看着马邪,他知道马邪此刻也跟他有一样的感受!

此刻的罗浩已经被吓傻了,他看着梁九那扭曲的脸说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黄……”

话未说完,一把长剑割下了罗浩的头颅,提在了手中。

那是一个蒙着脸的剑客,剑客面对着马邪,没有多说一句话。

“你是谁。”马邪问到。

那人没有回答,身上激荡出一股极强的灵力。

马邪也立即运起灵力准备对抗,但那人并没有对马邪出手,他一跃而起,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只剩下梁九和马邪了,这两个愉快的复仇者,脸上却没有笑意。

“多谢了,马兄弟。”梁九留下一句话就带着徐虎离开了。马邪可以想象的到徐虎的下场有多么凄惨,那绝对不是被剥了皮那么简单的。

梁九的大仇已报,但是马邪的却只完成了四分之一。

下一个目标是谁呢?端木暄?费绍?还是云海?无论是谁,马邪都知道自己决不能犹豫,他要让自己记得杀路迈时的感觉,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天色已暗,天武城重新进入了黑暗。

当晚,一个消息传遍了天武城。

飞虎帮所有堂主全部在酉时毙命,无一例外是被人砍去了头颅。这些人除了死亡的时间一致,死亡的方式各有不同。

有的是被一刀砍掉头颅,有的是被毒死后削去头颅,有的是无缘无故头颅就从身体上飞走……

而飞虎帮的帮助徐虎,竟然下落不明。

同时,太守府军在永乐坊找到了一批被藏起来的奴隶,这是飞虎帮贩卖人口的铁证,太守当机立断下令逮捕所有飞虎帮的成员。

可是蹊跷的是,太守的军队只出现在了这一处飞虎帮的据点,其他的据点没有见到一个太守军的军人。

这些据点一一被夜叉帮攻破,可夜叉帮为了攻破这些据点也付出了及其惨重的代价,一直到两个帮派都两败俱伤的时候,太守府的军队才一一赶到这些据点。

最后,太守府宣布飞虎帮走私人口、贩卖奴隶,必须全部剿灭。而夜叉帮则是想黑吃黑,抢走飞虎帮贩卖来的奴隶,一并被太守府军铲除。

在这一夜,飞虎帮和夜叉帮同时消失在了天武城。

梁九也消失了,他临走前找到了马邪,告诉了马邪后来发生的事情。

“我替我哥哥报了仇,可是我那些兄弟的仇还没有报。”梁九阴沉的说到,“这件事还没有结束,我要替所有夜叉帮死去的兄弟报仇!”

马邪没法劝说这个深陷仇恨的男子,他只能接受了梁九的谢礼——这幢梁九本来想退隐后生活的房子,然后目送梁九离去。

这是一场无止境的复仇之路,马邪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和梁九一样走上同样的道路。

从此一生,马邪再也没有见过梁九。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