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五十八章 左青

傲世邪神 第五十八章 左青


第五十八章

 左青

左青的武器也是一把长剑,事实上大多数修行者的武器都会选择剑。他好奇的打量着马邪,似乎眼前这个少年是个稀世珍宝。

“你多大?二十?十八?”左青问到。

“十七。炼气境第一层。”马邪也同样打量着这个年轻的长老。

“天才。”左青说出了自己对马邪的评价,然后拔出了长剑,“规矩不变,还是二十招,我会把境界压在跟你同样的水准。”

两把长剑同时灌入了灵气,在同一时间向着对方伸出。

马邪知道对方的境界至少比自己高两层,他不奢望自己能击败左青,但是他有自信能在左青手上过二十招。

长剑相交之时,马邪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这是纯粹的蛮力,甚至可能只是左青肉身的力量。没想到这个文质彬彬的长老一出招竟然如此蛮横。

“招架不住了吗?我的肉体可比你的强悍的多!”左青得意的笑到。

马邪与他对拼了只有一招,但是手臂已经隐隐发麻,他知道自己硬拼绝对无法是眼前这位长老的对手,必须另外想办法。

“挡”,马邪使出挡字诀,长剑横在胸前,挡住了左青来势汹汹的一剑。

马邪的灵气此刻全部集中在手臂和剑身,但左青这一剑还是劈的马邪后退了几步,他的手臂肿胀,似乎要暴裂开一般。虽然马邪的肌肉已经经过了灵气的炼化,但他毕竟没有达到第二层“炼骨”的境界,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样硬拼几招下去,自己的胳膊就会当场断掉。

黄一山看到马邪吃瘪,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虽然当他知道马邪是修行者时大吃一惊,看来自己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马邪进入天武宗了,但是此刻他却心花怒放,左长老不亏是天武宗最年轻的长老,不亏是天武宗数十年来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你的灵力很强,竟然挡住了我的两剑,让我们看看谁的力量更强一些。”左青不知是在夸耀还是在取消马邪,这些事情马邪已经无心关心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接下第三剑。

可左青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的第三剑紧随而来,来势竟然比第二剑还要猛。

“必须躲开了!”马邪知道这一剑自己如果硬拼,必将受到重击。他的双腿注满了灵气,猛的一蹬地面,身子朝后斜飞了出去。

这一躲为马邪争取了一点喘息的时间,但他也看到了左青这套剑法的不足之处。

“威力越来越大,但是速度却一次比一次慢。”马邪冷静的分析出来了左青这套剑法的弱点,但是令他头疼的是,尽管第四剑比第三剑出手果然慢了一些,但是这一点速度显然不足以让马邪轻松下来。

故技重施,马邪依靠灵活的身法躲避了第四剑,虽然剑身没有碰上马邪,但是强大的剑风还是将扫到了马邪的身上,竟然将马邪直接吹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左长老赢啦!”黄一山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所有的人也都出了一口气,果然这个年轻人在长老面前没有撑过三招。

左青看着马邪倒地时扬起的尘土,面带微笑,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但是也就止步于此了。

就当左青准备收剑的时候,一件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没想到马邪竟然从尘土里重新站了起来,提着剑指着左青说到:“还有十七招。”

左青用手腕将手中的剑挥舞了几圈,仿佛在放松自己的手臂,他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和自己一样,充满天赋而且倔强,这种天才唯一缺乏的就是失败了,失败能让一个人认清自己的缺点,只有从失败汲取营养,才能蜕变成为真正的强者。

马邪感到自己的双手发麻,双腿沉重,背部也如针刺一般的疼痛,刚才的倒地让他受了不少的伤。

“他真的只用了炼气境第一层的力量吗?怎么会这么强大。”马邪心中暗想。

左青早已突破炼气境第三层,“经脉”已经经过了灵气的改造,已经是异于常人的粗壮,所以他能使用的灵气是远远超过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修行者的,而且他的肌肉和骨骼一直在受到灵气的滋养,无论是力量还是坚韧程度,都要超过马邪许多。

不过为了公平,左青刻意的将自己的灵气控制在了自己第一层时的范围,但是他的肉体力量和坚韧度依然是如今的水准。

人的肌肉、骨骼、经脉、内脏等等部分在经过灵气的滋养之后,修行者可以更加精准的控制自己的力量,这种精准的控制力可以让修行者做出超乎常人的动作,使用出超乎凡人的招式,更可以承受的住超乎凡人的伤害,所以尽管使用了第一层的灵气量,但是左青所使用的剑术威力却不是一般的第一层修行者可以比拟的。

左青选择了这套名为“蒲河九叠浪”的剑法,这剑法讲究的就是以力破敌,运用特殊的发力技巧,每出一招,威力就增大一分,但是出招的速度也会减慢。他本想依靠这套剑法的威势将马邪三招之内逼退,但是不曾想马邪无论是灵气的量还是肉体的强横,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左青活动好之后,马邪也准备妥当,他的脑子中一片清明,他找到了破解这套剑法的方法,那就是讲究先发制人的“封”字诀。

这一次马邪没有等左青先出手,而是利用“刺”字诀快速的逼进了左青,左青也使出了“蒲河九叠浪”。

可马邪的“刺”字诀只是虚招,他的剑锋一晃,剑锋直逼左青右臂之上的肩井穴,而这正是“蒲河九叠浪”的破绽所在!

左青不得不乘着剑招未老之前收回了长剑,变幻了一招。

马邪也见招拆招,第二次封住了左青的剑法。

借着一连三次,马邪都封住了左青的“蒲河九叠浪”。

在很多人的眼中,二人的剑锋一次碰撞也没有,仿佛各自在空中画圆,但在场的剑术名家却都看的胆战心惊。

马邪虽然已经数次封住了左青的剑路,但是他的每一次出剑都无比冒险,甚至在他们看来,马邪是抱着同归于尽的目的去的。

可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因为马邪早已经被逼到极限了。

白猿教给马邪的剑法,本就没有复杂的招式,只是一些剑法的原理和基本的招式。想要发挥这套剑法的最大威力,必须吸收其他的剑法招式,融为一体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比如马邪此刻用的“封”字诀,必须看清对方剑法的剑路,在剑招未达之前,找准机会封住对方的剑路。

和“刺”字诀的干脆直接不同,“封”字诀必须拥有大量的对敌经验,才能找准敌方的破绽,而要使出“封”字诀,则要随机应变,选择最佳的出剑路线。

但马邪此刻能成功封住左青的剑法,完全赐于左青的这套剑法除了对力量的运用,并没有什么其他高明之处,出剑时直来直去,破绽显而易见,只要比他更快,很容易封住对方的剑路。

即便如此,马邪也是拼了命才顶住了左青的这几剑。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