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六十三章 入门

傲世邪神 第六十三章 入门


第六十三章

 入门

说话间二人便已经到了“武英殿”之前。

马邪看到“武英殿”三字,既然如同一个绝世剑仙用宝剑刻出来的一般,棱角凌厉分明,每一笔都如同一招绝世的剑法。

恍惚之间,马邪仿佛看到一个剑仙在此挥剑刻字,那些字之中如同隐藏着一种绝世的剑法。

“不要看了。”左青拍了一下马邪的肩膀:“这就是柳剑仙给天武宗留下的唯一遗产。不知多少人都看出了其中蕴含着剑法,在此凝视习剑,但是最终都失败了。我想这是柳剑仙在其中凝聚的一股剑意吧,只是无人能参透。”

大殿之中,武越人坐在正中央,武玄坐在他的右手边,而武越人的左手边却空出一个位置。

其余的白衣长老坐在中堂之下,他们一言不发,都在等着马邪,这个可以和左青打成近乎平手的少年。

左青带着马邪走入大殿,向武越人禀报到:“弟子左青带新晋内门弟子马邪,前来拜见师尊。”左青的师尊就是宗主武越人,他即使成为了长老,也是称武越人为师宗。

所有人都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马邪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看,难免有些不自在,他见到左青向武越人禀报后,也拱手道:“弟子马邪,拜见宗主。”

从这一刻起,马邪就是真正的天武宗弟子了,他的心情有点复杂。他本是为了复仇而来,他本不想进入这个伤害过自己师尊的宗派,但如今他却站在了这里,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天武宗弟子。

“左青,你将马邪的师承详细询问清楚了吗?”武越人问到。

“回禀宗主,马邪未曾加入过任何门派,他的师父也只是一名普通的武者,如今已经过世了。马邪进入炼气境也是独自完成,没有任何人的引导,所练功法也都是他那位武者师父所传。”左青将马邪的事向众人做了汇报,但是隐瞒了马邪会玉烛剑法的事情。

武越人点了点头:“马邪,无论你以前是何师承,但是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天武宗的弟子,我想你应该为此身份感到自豪。”

马邪到:“我会努力修行,为宗门增光。”

武越人继续说到:“本来你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内门弟子,按照外门弟子晋升内门的规矩,会为你直接分配一位长老作为师父,但是你在选拔之中表现出色,而且严格来说你也并非外门弟子,所以今日开了特例,让这些长老们亲自来看看,看有没有人想收你为徒。”

这是为马邪举办的一场特殊的“选拔”,不仅是师父选徒弟,同时也是徒弟选师父。

马邪看着这些长老,一时之间难以抉择。

一位尖嘴的长老开口到:“虽然次子有一定的天赋,但是让他选择师父是不是太优待他了?而且咱们这么夺人,他也不知道选谁。我看不如就让他拜入我的门下吧。”

“孔家老二,你也太奸诈了吧,看到好的弟子就想收。马邪可是用剑的,据我所知你对剑法是一窍不通啊。”旁边的一位身形又矮又胖的道人说到,然后他转头看着马邪说到:“我是丹阳堂的首座左凌飞,我也是用剑的,你可愿意拜入我的门下?”

马邪刚觉得此人有点面熟,就听这时候又有一位长老说到:“我看此子天赋不凡,能独自修炼到炼气境第一层巅峰,不一定非得拘泥于用什么兵器吧。”说这话的是荡雁堂的首座倪灵山,他也正是倪以菱的叔父。

天武宗除了直属与宗主的武英殿之外,共设有五大分堂,分别是:丹阳堂、荡雁堂、江天堂、清乐堂、水云堂。

这五堂的首座都是诸多长老中地位最高的存在,如今这五人竟然开始率先出口抢夺马邪,其他的长老也都不好开口了。

那位矮胖道人左凌飞直接向马邪问道:“你可愿意拜入我的门下?我不敢说我剑术是天武宗内第一,可我却是天武宗内最会教徒弟的人,你这么一块璞玉,不要被某些人给毁了啊!”

左凌飞是话有所指的,他说的正是左青,也就是他的儿子。

听到父亲说出此话,左青和武越人显得有些尴尬。当年左青跨过问心境的时候,左凌飞本以为他会追随自己加入丹阳堂,可是左青却不愿意在父亲的庇护之下成长,而是毅然决然的加入了武英殿,并且拜武越人为师。

武越人将左青视为己出,用心栽培,可是在左凌飞看来,左青就是走上了“邪路”,他认为武越人虽然修为很高,但是不会调教弟子,左青迟早会毁在他的手中。其实在天武宗,不拜自己家族长辈为师,反而拜入其他堂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且这些家族也都喜欢用这种方式加强天武宗的团结,唯有左凌飞例外,他总认为左青就应该继承他所有的衣钵。

不过武越人知道左凌飞的脾气,虽然左凌飞总是记恨这件事,经常挂在嘴边,但是左凌飞作为丹阳堂的首座,为天武宗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为人正直果敢,只是性格执拗,死要面子,所以也不与他争个高低。

马邪思索之后回答到:“我也是用剑的,我此生誓要参悟到剑道的至高境界,我愿意拜左首座为师。”

左凌飞十分高兴,大笑道:“哈哈,看见了吗?一朝用剑,终身都是剑客!因为唯有剑术,才能真正称得上的屠龙之术!”

马邪心中暗惊,左凌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他是个剑痴?还是另有所指?

左青在一旁提醒马邪:“还不快拜师?”

马邪收回了思绪,按照左青指点的礼仪,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朝左凌飞叩了三个头,和当日他拜慕寻风时一样。

拜完之后,左凌飞满意的看着马邪说到:“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左凌飞的弟子了,这天武宗如果有什么人欺负你,你就尽管报为师的名字,有什么要求尽管给为师说,为师定要让你成为一代绝强的剑客。”

马邪突然想到了钟梦秋之事,他大胆的对着左凌飞道:“弟子确实有一事相求!”

众人不禁哑然失笑,这小子竟然这么给左凌飞面子,一开口就是有事相求,无论如何,左凌飞都得答应他了。

左凌飞也是万万没想到开马邪这么“上道”,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到:“你有什么事?为师一定给你办了。”

马邪如实说出了钟梦秋的事情,希望左凌飞和宗主能同意重新给钟梦秋一次机会。其实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这些首座一句话就可以让钟梦秋进入外门修行。

左凌飞听到马邪提到这个要求,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正要答应,不想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哼,你这小子把我们天武宗当成什么了?虽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但也是要按规矩办事的,如果人人都像她一样可以重新给机会,那我们天武宗岂不是和那些江湖上的三流门派一样了?”

说话的正是荡雁堂的首座倪灵山,他素来与左凌飞不合,见左凌飞收了一个好徒弟,心中愤愤不平,摆明了要为难左凌飞。

左凌飞是什么人,他怎么会受倪灵山的威胁,他对着马邪说到:“你放心,大不了为师收了此子为徒,这算不得坏了规矩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