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六十五章 师兄们

傲世邪神 第六十五章 师兄们


第六十五章

师兄们

第二日清晨,马邪就回到了天武宗,之后的日子他会一直住在天武宗,而齐南风则去了登云楼,同样的,她也要经过考核才能进入这家酒店,但齐南风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紧张,她想到马邪之前所做的,她告诉自己马邪拼了命也要完成挑战,自己何尝不能拼一把呢?

一个未来名满天下的天才厨师,站在了登云楼的门前,仰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默默的对自己说到:“加油,齐南风。”然后,走进了梦开始的地方。

回到丹阳堂之后,马邪发现了和昨天有些不同的变化。

这里多了几个人,他们之中有的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有的则和左青差不多年龄,这些人都是丹阳堂的弟子,也就是马邪的师兄。

不过师父左凌飞并不在院子中,这些弟子们都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交谈,显然是在等待自己的师父。

“师弟马邪见过各位师兄。”马邪对着院子中的众人拜会到,随后拿出了昨日左凌飞交给他的令牌,说到:“我是师父昨日收的弟子,还请各位师兄多指教。”

从这一刻起,马邪就是丹阳堂的弟子了, 眼前这些人,将会是他朝夕相处的伙伴。

“这位就是我们的小师弟吗?”一个打扮夸张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身着一身眨眼的绿衣,衣服上纹着一些奇怪的花式,他的手中提着一把漂亮的宝剑,剑柄是用紫罗珠特别装饰过的,他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还有一缕头发特意染成了白色。

“别紧张,我是你的大师兄万非凡。”那男子说着甩了一下他的头发,故作深沉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喜欢追逐夕阳的孤独剑客罢了。”

马邪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个大师兄,而后,一个脸颊方正的男子走了过来,对着云非凡说:“大师兄,师傅让你换掉这身衣服你怎么还没哟换?这可不合规矩啊。这位兄弟是马邪吧,我是你的二师兄梁范。大师兄有点不着调,没有吓着你吧。”马邪赶紧摇了摇头,心中暗想,这二位就是我的师兄?

见到这位小师弟,这些师兄们都是很热情的一一做了自我介绍,只有孤傲的大师兄万非凡站在屋顶之上,拨弄着他那一缕白发。

“你千万不要跟着大师兄学成那个样子。”二师兄梁范语重心长的对马邪说到:"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他知道,那样其实不会讨女孩子欢迎的。"

之后,几位师兄分别给他讲了丹阳堂的门规,以及师父的喜好和性格,而后给马邪安排了住的地方,这是丹阳堂钟最小的一间房子,和四师兄周通、七师兄顾立轩住在一起。

七师兄顾立轩就是那位白发苍苍的男子,看起来年岁不小了,也许是因为入门先后的原因,他还排在比年龄小的几位师兄之后。

四师兄周通是个话匣子,一进门就不断问着马邪的各种事情,恨不得连马邪他爹的小名都问出来,再听闻马邪是跟着一只会口吐人言的白猿长大的后,惊讶的合不拢嘴巴,跑出去大喊对其他师兄说到:“原来小师弟是跟着白猿长大的。”

他这一声大喊之后,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院子之中所有人都静悄悄的,周通这才发现师父左凌飞已经站在了院子之中,左凌飞瞪了一眼周通,周通灰溜溜的走进了队伍之中。

而后,顾立轩带着马邪也走了出来。

“人都到齐了吧。”左凌飞说到。

梁范站出来说到:“回禀师父,除了老三、老十在外完师门任务,其余的人都已经在这里了。”

左凌飞点了点头,说到:“马邪,你和你的诸位师兄都见过了?”

“梁师兄已经为我一一引见了。”马邪回到。

“很好,我门下一共有十二名弟子,你入门后排行十三,以后就叫你老十三吧。老四方才说你跟着白猿学剑,那是怎么回事?”

“回禀师父,弟子从小在北方的山林中长大,是一个能口吐人言的白猿将弟子养大,教给弟子剑法的,四师兄所说的都是我告诉他的实情。”马邪如实说到。

左凌飞对着众弟子说到:“这世间除了人、异兽,也有很多灵物可以吸收天地灵气,甚至开启灵智,老十三的那位白猿师父可能就属此类。你们以后行走江湖,还会遇到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没必要大惊小怪。”

众弟子静静的听着,不敢做声。

“从今日开始,马邪就是你们的师弟。梁范,你告诉马邪我们门下的第一条门规是什么?”左凌飞问到。

梁范向前走出一步说到:“丹阳堂左长老门下第一规——敬父兄。视师父为父,视同门为兄弟,不许骨肉相残。。”

“很好,马邪你可知道为何我要将这一条放在门规的首位?甚至在敬剑这一条之前?”左凌飞问到。

“弟子想师父是提醒我们丹阳堂时刻要保持团结, 不能相互争斗。”马邪回答道。

左凌飞说到:“这不是根本的原因。你可知道,修行者的生命要比凡人漫长很多?”

马邪知道修行者似乎都很长寿,但是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样说。

“人存于天地之间,都会有始有终。修行者因为身体机能已经超越了普通人,所以也会获得相对长的寿命,一般而言,炼气境第六层之上的修士,都会有超过三百岁的寿命,有的甚至会更长。而结丹期的修士寿命则可以达到八百年之久,到了合道境,便可以拥有千年以上的寿命。

拥有极长的寿命,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一件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当你身处其中才会发现那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你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兄弟、爱人甚至你的孩子在你面前老去、死去,而你却孤身一人面对这个世界,那是何等的悲凉。

所以,能陪伴修行者最久的,很有可能就是你周围这些师兄弟,或者你的弟子,只有同门相爱相敬,我们修行之路才不至于孤身一人,如同那柳剑仙一般。”

马邪明白了左凌飞的意思,修行者本质上也是人类,也有七情六欲,面对自己身边的挚爱一个个的离去,谁都难免心生悲戚之情。

想到如果以后自己走上了修行这条路,而齐南风和阿满却早早离去,马邪不禁感到恐惧,他想起了自己在破魂的时候进入的那场幻境。

自己一人站在成山的骨堆之上,环顾四周,竟然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时候他恍惚间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为什么站在那里,因为已经没有一个人、一件事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了,那恐怕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了。

左凌飞继续说到:“我们的第二条门规,就是敬剑。我门下的弟子,都是自愿学剑的,没有一人是我强迫的。我们既然选择了用剑,就要有赤忱之心去对待剑。你的剑永远不会背叛你,而你也不能欺骗自己的剑。”

“欺骗自己的剑?”马邪心中有点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或许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我希望你会回来问我这个问题。”左凌飞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马邪,“给我看看你的剑。”

马邪双手将自己的剑递上,那是慕寻风留给自己的剑。

左凌飞将长剑接过,右手握剑,左手轻轻的抚摸剑身,而后猛地出手,只听得这剑身竟然发出了一阵“龙鸣”。

“好剑,好剑。只是可惜……”左凌飞说到:“只是可惜这不是你自己的剑。”

马邪十分惊讶,左凌飞竟然能看出这剑不是他自己的?

“剑柄之上留下的指痕,并不是你的。”左凌飞将剑交还给了马邪,马邪这才发现这剑柄上竟然有几处地方凹下去了一些,想必那是慕寻风常年握剑造成的吧。

马邪发现左凌飞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点沧桑之意,这个又矮又胖的道人本来总是一脸的傲气,但方才分明出现了一丝伤感,是那种只有老人才能流露出的落寞。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