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七十二章 炼骨

傲世邪神 第七十二章 炼骨


第七十二章

炼骨

马邪不知道这阵法的玄妙,但是也已经明白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考验”。

他用尽全身力气抵抗这阵法所带来的压力,但是这压力不但没有减少,反倒逐渐增大了。

巨大的压力使得马邪无法站立在大厅中央,他的左腿猛的跪在了地上,生生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马邪的胳膊感到无比的沉重,没有办法举过自己的头顶。马邪只能将两手撑在地上,然后一点点的抬起了大腿,这个姿势保持了一段时间之后,马邪渐渐适应了这种压力,然后一点点的重新站了起来。

这次马邪没有大意,他将自己的身体用尽全力的保持在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左腿向前呈弓状,右腿绷的直直的蹬在地面之上,他的两只手臂直直的垂了下来,仿佛坠着什么重物。

右手的剑已经变得越来越重了,马邪有种将将放手的冲动,但是他很快抑制住了这个念头。

“不能,我不能放开我的剑。”马邪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看着前面的“天”字柜,马邪感到自己的身上有生出了一股力量。

“我要变强,我还要杀掉云海!”马邪想到了慕寻风死时的惨状,如果自己不足够努力,那有怎么为师父报仇呢?

马邪的腿颤颤巍巍的打着抖,但是他咬着牙并没有松下这口气,而是用力的蹬着地面,缓缓的、慢慢的向前挪动了一步。

此时马邪的身上的血管已经爆起,他的大腿上已经有几处裂开的口子,但马邪并没有感到疼痛,他的意志让他已经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这一小步的挪动,让马邪发现了一个惊喜的现象:那天字号的柜子竟然离他的距离似乎近了那么一小步!

原来如此!马邪突然明白,当这股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自己反而可以走进面前这些书柜了,也就是说,只要能克服这些压力,他就能走进这些书柜!

马邪将手中的剑缓缓的拔了出来,往日只是一瞬间的动作,今天却花了半刻钟。

“吾辈……当……仗剑前行!”马邪咬着牙说出了一句话。

他提着慕寻风送给他的长剑,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

殿中的压力骤然增大,但马邪却比方才更加充满了力量。

在这种强大的挤压之下,马邪的肌肉和骨骼都已经爆发出了超越极限的力量,身体竟然再一次的被压榨、被锻造。

每前进一步,体内的杂质都随着毛孔和破裂的血管被逼了出来,在马邪的周身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混合着血水的“雾气”。

“汗血……”那身后的老人自言自语道:“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厉害的小家伙了!”

他的眼睛散发出光芒,满怀期待的看着马邪到底能走多远。

马邪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天字柜的前边,他的长剑伸出,恰好放在了“天”字柜的柜脚。

“你是丹阳堂的弟子?”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马邪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看到一位老者正站在他的身后。

“我是武英殿的看护者,兰修杰。”老者自我介绍。

马邪收回长剑,拜见过这位兰长老。

兰修杰说到:“你竟然以初入炼气境第二层的实力,走出了十八步。左凌飞那小子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你在天字号的书柜里选一本功法吧!”

马邪听到后大喜,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从“天”字号的书柜钟选择一门功法, 真是不可思议。

兰修杰将一本册子送给马邪,并告诉他这就是“天”字号书柜钟所有功法的目录,马邪可以在其中选择一本。

册子并不是很厚,毕竟能放在“天”字号书柜中的功法也并没有多少。马邪将册子打开,发现里边依旧是按照“呼吸法”“炼体法”和“战斗法”分类,他很快翻到了“炼体法”,却发现这“天”字号的书柜中,原来没有几本“炼体法”。

尽管有些失望,但是马邪还是仔细看那为数不多几本炼体法的介绍。

“飞燕决”,将修行者的肉体和骨骼锻造的轻盈敏捷,是速度型修行者的挚爱。

“神熊功”,力量型炼体法,注重于力量的提升,而且还配合带有攻击法,是力量型修行者的首选

……

马邪看了一遍,发现了一本名为“金针炼体决”的功法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门功法并非偏向某一个具体的方面,而是先阐述了灵气锻造改善人体的本质:灵气是天地自然之中最为本源的力量,但也是最狂暴的能量。

这种力量并非一般的肉体可以承受的,当一个普通人体内突然拥有了这种能量时,肉体就会被完全毁灭。

修行者的目的以及手段,就是控制这种能量。灵气可以随意的毁灭肉体,那是因为他的能力过于巨大,但只要引导得方,灵气又可以修复肉体所受到的一切伤害,而在灵气的修复之下,肉体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而“金针炼体决”,就是让灵气变成如同刻刀一般,先不断的将肉体进行破坏,而后又用灵气对破坏的地方进行修复,然后再用灵气修复,从而让肉体整体得到一个质的变化。

“金针炼体决”的内核并不是针对某一方面的“改造”,而是在修行者原有的基础之上不断地强化、强化。

如果修行者之前擅长速度,那“金针炼体决”只会让这种速度更快,而修行者之前擅长力量,那“金针炼体决”只会让这种速度更强!

“这本功法真是适合我啊。我本来就不想突出某一个方面,这样会让我的剑术有所局限,而且我在第一层的时候就已经走得是均衡路线了,我想还是按照这个路线走下去吧!”马邪心中打定了注意,选择了这门功法。

兰修杰看了马邪选择的功法后,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子,然后说到:“这套功法倒是很适合你,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却很少有人选择,你知道为什么吗?”

马邪摇头请教。

“因为这套功法修行起来太苦了,每一次运行功法,就得承受千针入骨之痛,而且这只是刚开始,随着境界的不断增长,你每次承受的痛苦也将加倍。如果你中途放弃,就会前功尽弃,你可要想清楚了。”兰修杰对马邪说到。

他说的是事实,天武宗的历史上,想选择这门功法的人并不少,但是最后能坚持修炼之人却没有几个,最终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放弃。

“我会坚持下去的。”马邪说到:“为了我师父。”

兰修杰没有多说什么,一切选择终归承担的终归是自己,有太多的选择了并不适合自己的功法, 兰修杰作为武经阁的管理者,他是不会阻止弟子们自己的选择的,这是所有弟子们的权利。

于是兰修杰带着马邪走到了“天”字号的跟前。

只见他随意的挥了一下衣袖,“天”字号柜子的大门自行的打开了。

马邪看到这柜子之中竟然没有一本书籍,只是整整齐齐的拜访着几十块大小不一的玉简。

兰杰修心意一动,一块玉简飞入了他的手中。

“拿着,输入灵气,然后这玉简就会将这门功法的讯息传给你,这个机会只有一次,你要牢牢记住。”兰杰修提醒马邪。

马邪照着他的做法行事,将灵气输了了玉简直中。

随着灵气的输入,玉简散发出一阵光芒,而后这些光芒逐渐凝结成为了一些字,不断的在空中飘浮着。

马邪抓紧时间将这些字记在了脑海之中,当他全部将这门功法记录在心中之后,那些光字闪耀了一下,消散在了空中。

“传功完毕,你所学的功法不得轻易传给其他弟子,否则武经殿定会追回这门功法。明白吗?”这是例行公事的警告,事实上,没有哪个弟子愿意将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功法传给其他人。

马邪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告辞了兰修杰,回到了丹阳堂。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