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九十一章 师门兄弟(其二)

傲世邪神 第九十一章 师门兄弟(其二)


第九十一章

 师门兄弟(其二)

“竟然是柳剑仙在此留的话。”马邪心中十分震撼。

看来这柳剑仙对于天武宗突然从旧址上撤离一事十分的愤慨,他似乎是认为如此行径玷污了开创这番伟业的前辈英豪。

“说不定这就是为什么柳剑仙不在天武宗传下道统,他或许根本就看不起如今的这些天武宗的人,因为这些人都是当年从这里逃出去的。”马邪对此事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马邪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武宗的门人一定在这里遭遇了大敌,但是他们没有誓死反抗,而是选择了撤离,寻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将宗门重新建立。

想来柳剑仙是因为丹阳堂乃其曾祖柳无双所创立于此,但是既然被后辈门人如此抛弃,心中才如此愤怒吧!

马邪又在大殿之中转了一圈,发现这大殿的四角分别由四根柱子,而这四根柱子之上分别刻有四部剑法:

青阳剑法’、‘朱明剑法’、‘白藏剑法’、‘玄英剑法’。

这就是柳无双为丹阳堂创造的四大剑法!

马邪仔细观摩着这四大剑法,和左凌飞传给自己的“玉烛剑法”一一相对应,这玉烛剑法果然是集中这四种剑法所创。

不过在马邪看来,这玉烛剑法虽然集四法之所长,但是却并非就比这四门剑法高明许多。

青阳剑法延绵无尽,看似轻柔,但却使人避无可避,只要出手必见血;

朱明剑法勇猛刚烈,气势雄浑,剑招威力奇大,不留一丝后路于敌人;

白藏剑法绵里藏针,诡奇难测,但是出招必攻敌要害;

玄英剑法迅捷如电,形如霹雳,剑锋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玉烛剑法”虽然是剑仙柳凡是所创,但是毕竟只是柳凡是在早年所创,那时的他剑法造诣未必有柳无双深厚。

马邪感觉这四大剑法只要一直修行下去,威力绝对不会亚于自己的玉烛剑法。

于是马邪立刻在此演练起来,既然这里有四大剑法的原本,自己不修行一番岂不是暴殄天物?

马邪试着将青阳剑法融入“缠”字诀和“封”字诀,将朱明剑法融入“劈”字诀,将白藏剑法融入“点”字诀,而将玄英剑法融入了“刺”字诀。

这四大剑法本来同出一源,而且马邪又练又能让这四大剑法合二为一的玉烛剑法,修行起来毫无阻碍,一路竟然将这四大剑法融会贯通。

而融入玄英剑法的“刺”字诀,威力竟然出乎意料的强大,马邪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刺”字诀已经渐渐达到了“无招”之境。

白猿曾经告诉他,将不同的剑法招式融入这六诀之中,然后将剑法融会贯通,招式才能达到“精通”之境界。

这一境界的出招精准无比,身体与剑合而为一,每一招都不会产生任何误差,此为“精通”。

而在“精通”之上,就是舍弃招式的外形,达到“无招”之境,在此境界已经不受具体招式姿势的限制,渐渐的练成“剑意”。

不再拘泥于招式,每一招却都能发挥超越招式的威力,这就是小成境界了。

马邪此刻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了那种境界,但是他还没有牢牢的抓住,他不断的将玄英剑法、玉烛剑法和“刺”字诀融合,可惜那种感觉一闪而过,他知道这契机尚未到来。

月光之下,一个少年持剑起舞。

洁白月光将马邪的身影拉长,照射在墙壁之上,那影子中的剑客出剑越来越快,似乎与千年前在此练剑的那位剑客的影子逐渐重叠在一起。

剑渊之中似乎有所感应,发出一声轻轻的悲鸣……

正当马邪舞剑正酣的时候,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悬空阁的大殿之中。

马邪看到了地上的影子,立即停止了舞剑,将长剑指向来人。

“马师弟,你这是何意啊?”来人正是李俊群,他对马邪笑着说到。

李俊群的身后还站着几个荡雁堂的弟子,以及倪以菱和她的三位师姐。

马邪收起了剑,然后拱手道:“不知道几位师兄师姐到来,师弟冒失了。”

那倪以菱走了出来,捂着嘴笑道:“我说,这马师弟怎么变得如此有礼貌了?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周围的几人笑了起来,那李俊群微微一笑,对马邪说到:“马师弟,我可是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我要在断剑山了断,是不是啊。”

听着李俊群不怀好意的话,马邪并没有退缩,对着李俊群说到:“是又如何,你们平白无故欺辱别人,难道不能反抗了?”

“欺辱?一个凡人也值得我们欺辱吗?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等她什么时候成为了修行者,再来跟我讨公道吧。”倪以菱知道马邪在说钟梦秋的事情,一脸不屑的说到。

马邪点了点头,说到:“好,这就是你们这些自诩为屠龙者的修行者,不亏是一帮犬吠求食之徒的后人。”

倪以菱不知道马邪说的“犬吠求食”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听到了马邪话中讥讽的意思,她忍不住要出手,却被李俊群拦了下来。

李俊群走上前去,对马邪说到:“马师弟,莫说我欺负你,但是你打了我张师弟一巴掌,这个气,我总得替他出吧!这样,你过来让我张师弟打你一巴掌,然后你再给他道个歉,我们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

马邪听后大笑:“那何不让你的张师弟给我和我钟师妹先道歉,然后磕两个头呢?”

张明杰站了出来,对马邪说到:“姓马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今天你休想走出这个大殿!”

马邪冷笑一声,说到:“我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何必费那么多的口舌,出手吧!”

看着张明杰和李俊群一脸的嚣张,马邪丝毫不感到害怕,他的心中只有不屑和愤慨,就是这种家伙,自称为修行者,其实行事作风和那个黄一山有什么区别呢?

只允许别人顺从自己,如果遇到像马邪这种“刺头”,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其打压。今天是在悬空阁,明天又是在天武宗,一直打压到马邪服软,这就是这帮人的一贯作风而已。

同为同门师兄弟,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马邪竟然选择应战,这些人大声的笑了起来,倪以菱笑的前俯后仰,捂着肚子说到:“小师弟,你还是过来认个错吧!姐姐我给你求情,可千万别丢人现眼了。”

马邪没有理会这个女人,只是拔出了剑,等着李俊群的应答。

李俊群身为这帮人的头目,怎么会在这时输下阵来,他拿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刀,轻轻抚摸着刀锋说到:“今日我就来试一试这刀到底如何。”

这把刀就是李俊群此行的目的——冷月雁翎刀,此刻刀身在月光下,散发出一阵冷冷的寒意,李俊群用双手持刀,显然一上来就想给马邪一个下马威。

“还有一个选择,交出你找到的‘天星坠空剑’的剑谱,我放你一马。”李俊群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马邪冷冷一笑:“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休想!”

说着,长剑和刀锋就交战在了一起。

寒光闪过,李俊群的刀光一道接一道的向马邪飞去。

李俊群已经是炼气境第三层的修为,他的全身经脉已经经过了灵气的强化,可以容纳更多的灵气,他自认为灵气比起马邪来说充沛无比,于是想用这些刀光先耗尽马邪的灵力。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马邪作为八脉齐通的修行者,灵气远远超过了同阶层的修行者,如果只以灵气的“量”来说,此刻的马邪不在李俊群之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