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傲世邪神 > 第九十三章 血战

傲世邪神 第九十三章 血战


第九十三章

 血战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马邪重新站了起来,或许他不想就这样狼狈的倒下,或许他就是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场战斗。

马邪依旧握着剑,此刻他已经忘记了什么剑招、什么功法,他只是顺其自然的摆出了一个“架势”。

那是他第一次拿起剑就摆出的那个“架势”,那是长久以来,隐藏在他的血脉之中的动作。

鲜血顺着马邪的胳膊留到了剑身之上,然后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

慕寻风的剑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马邪也不是什么绝世高手,可是此刻在李俊群的眼中,似乎站着一个令他无比恐惧的对手。

这是一种源自于血脉、源自于本能的力量,这种力量来源于马邪的自尊心,来源于马邪对“剑”的坚持,来源于马邪对这场“战斗”的坚持。

他就是那样平静的站在那里,右手持剑,左手微垂,双腿分开半步。

剑锋轻轻的低鸣,那是山风吹过剑锋时发出的声音,也是马邪重新战斗的号角!

灵气无法运行,但是依然能够使用肉体的力量!

李俊群本能的提刀迎战,他不知道马邪已经无法使用灵气,以为这只是马邪的殊死一搏!

当他的刀锋触碰到马邪的剑身之后,惊讶的发现马邪的剑上没有丝毫灵力!

"你……"李俊群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他选择了沉默。

尽管马邪无法使用灵气的,但是出剑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而且他刺出的每一剑都带着强大的气势。

这种气势并非单纯的力量, 而是一种信念!

李俊群无法躲避,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看到马邪的剑并不快,也没有巨大的威力,但是他就是无法躲避。

无论是他向左右闪避,还是向后退去,甚至是拿刀阻挡,使出了浑身解数,就是无法阻止那长剑靠近自己。

马邪的每一剑都向李俊群的要害和破绽之处刺去,马邪的那柄长剑如同毒蛇的尖牙一般一样撕咬着他的身体。

“为什么躲不开……”李俊群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这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

而马邪此刻心中一片空明,在他的眼中只剩下李俊群一个人。

“这就是剑意吗?”马邪逐渐体会到了自己的这种全新的力量。

剑意,是与境界、灵气完全无关的一种力量。

无论是武者还是修行者,在将一种技艺磨炼到极致、对招式的领悟达到了一种全新境界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意”。

这种“意”是技巧的高度凝练,更是意志的集中体现。“意”已经完完全全的拜托了“招式”的束缚,却能让招式和自己的意志达到一种空前的结合,每出一招,都是自己意志的体现。

所以当剑客拥有“剑意”的时候,所有的招式都是发乎于本心,心与形融为一体,身体的力量被完完全全的激发了出来。

尽管李俊群知道“意”的存在,但是他本身并没有拥有“刀意”,更不曾见过,在他看来拥有这种力量的修行者已经是高阶的修行者了,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怎么可能出现在面前这个入门不过几个月的小子身上。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剑意的出现其实与修行者的修行境界高低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这只是修行者对招式的一种领悟力的体现,所以有的武者也会拥有“意”。

多武者在一种拳法、一种招式浸淫了一生,冥冥之中就会领会这种力量,这或许就是说上天对这种将生命奉献武学之人的一种馈赠吧!

李俊群渐渐力竭,并非因为他的灵气下降 ,而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已经让他的四肢逐渐变的僵硬,头脑也开始混乱。

他知道马邪的身体使不出灵力,而且知道马邪用不了灵气的原因一定是因为遭到了偷袭,而且知道这种偷袭是来自于马邪身后的倪以菱!

本以为马邪只是垂死挣扎,他想着将马邪赶紧击溃,而后离开这里。

这是一切都已经超过了他的控制,他无法明白为什么一个连灵气都无法使用的人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出这样的力量?他想到如果马邪没有受到倪以菱的暗算,那自己此刻岂不是已经必败无疑?

烦乱的思绪让李俊群失去了方寸,招式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身上的伤口逐渐增多。

“李师兄!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倪一菱看出了李俊群的状态不对,招呼了几个其他的弟子,准备前来助阵。

可是那些弟子却没有人动身,毕竟他们本来就是想教训马邪一番出口气,而且马邪和李俊群之前有过约定,他们两人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如果一起围攻马邪,岂不是成了自相残杀,滑天下之大稽?

倪以菱见没有人动身,就指着张明杰说到:“张明杰,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他当众打了你一巴掌,你就这样忍了?”

张明杰被倪以菱说中了心事,但是他看到马邪竟然能和自己的师兄李俊群斗的有来有回,自己哪里是对手,而且他也知道万非凡和梁范那种睚眦必报的作风,如果自己和师兄围攻马邪,让他们知道了自己一定没有好下场。

“懦夫!”倪一菱朝着张明杰吐了一口唾沫,朝着马邪攻了上去。

李俊群道:“倪师妹!不要过来!”

倪以菱以为李俊群不想她过来插手,生气的说道:“婆婆妈妈,不是个男人!今天我非废了这小子不可!”

谁知道马邪只是随随便便的回手一刺,就刺中了倪以菱的肩膀,也是方才她刺马邪的地方。

倪以菱还未到马邪身前,就跌倒在地,她终于知道李俊群不让她过来,只是以为马邪太强了!

又一次被马邪击败,倪以菱心中无比的痛恨马邪,之见她从怀中掏出三根三寸长的银针,朝着马邪掷了出去。

这是倪一灵的家中长辈为她求得的一种独门暗器,与方才那跟偷袭马邪的毒针不同,这三根银针乃是“神机门”的刘宗玄所制。

灌注着灵气的银针在空中极速的飞行,马邪感到背后有破空之身,转身挥剑抵挡。

可是那三根银针却在空中诡异的划了一道弧线,躲开了马邪的剑,分别刺入了马邪谭中、鸠尾、巨阙三处穴位。

随后马邪感到身上集聚在一起无法流动的灵气迅速集中在了这三处穴位,然后突然如同爆炸一般,鲜血从这三处穴位奔涌而出。

马邪再一次倒在了地上,彻底的昏了过去。

“倪师妹!你怎么出手如此狠毒?!”李俊群大惊失色,他看出来倪以菱这一次用的暗器乃是“神机门”的暗器“冰晶血凝”。

这是一种非常狠辣的暗器,虽然看起来只是三根普通的银针,但是上边有一种特殊的毒物,可以将修行者全身的灵气短时间内集中在一起,而低阶的修行者体内的经脉、内脏还无法承受这种强大的灵气, 只会爆体而亡!

最为可怕的是这种暗器依靠灵力发出,加上特殊的手法,并不是呈直线飞行的,而是可以划出一道弧线,直中目标。

这也就是马邪没有躲开这三根银针的原因。

倪以菱用手捂着伤口,似笑非笑地说到:“你害怕了?”

李俊群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到:“我们是同门师兄弟,虽然有矛盾,但是也不至于下此毒手吧!”

“哼!事已至此,你还说这等废话!你是要等山下他的那些师兄上来后道歉吗?”倪以菱说到。

众人都被这场面吓呆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倪师妹怎么如此狠毒,而且眼前的状况让他们不知所措。

倪一菱看着李俊群和众人,说到:“真是一群废物。赶紧把这个家伙从这山崖扔下去!要不然丹阳堂的人找到这里,你们都逃不了关系!”

“什么……你……”李俊群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是如何。

这时候山下传来一阵呼喊,正是周通等人寻找马邪的声音。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